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MPA论文 > 农民工举家迁徙后孩子的情绪管理探究

农民工举家迁徙后孩子的情绪管理探究

时间:2019-11-25 08:58作者:黄洁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农民工举家迁徙后孩子的情绪管理探究的文章,情绪管理是一种对自我情绪的认知和控制的能力,简单来说,就是用适当的方式方法来理解周边的环境并做出适当的情绪反应。在如火如荼的城镇化建设中,农民工举家迁徙已经成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社会现象。
  摘 要
  
  情绪管理是一种对自我情绪的认知和控制的能力,简单来说,就是用适当的方式方法来理解周边的环境并做出适当的情绪反应。在如火如荼的城镇化建设中,农民工举家迁徙已经成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社会现象。在这迁徙务工的过程中产生了新的特殊群体——随迁儿童。他们在城市中能享受到全方位的优质公共资源,但陌生的生活环境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会使他们产生情绪困扰,手足无措。因此,针对随迁儿童开展情绪管理小组工作显得尤为重要。本问通过访谈法了解长沙市 ZL 社区的现状,并运用参与式观察对该社区的随迁儿童进行了需求调研。综合分析发现 ZL 社区大多数随迁儿童面临着情绪感知力、表达力、调控力缺乏等问题,造成这种局面主要是受到学校、家庭、社区和自身因素的影响。基于具体情况的分析,采用小组模式对随迁儿童的情绪管理问题进行实务性的探究,开展“海绵宝宝的故事”随迁儿童情绪管理能力提升小组。本小组以了解正负面情绪,知晓情绪的功能,掌握正确管理情绪的方法为目标,并对每节小组活动过程中的实务经验进行了探讨分析。从微观视角关注服务对象的改变,并通过督导、随迁儿童家长、老师及社区居民的反馈,对情绪管理小组活动的效果进行专业评估。评估结果显示,十名组员在接受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服务后,在情绪认知方面有所提升,他们对情绪的感知力、表达力、调控力明显增强,能够看到自身的优势,以更积极的态度应对生活困难,产生持续性的积极思维。这对他们今后的日常生活及学习有很大帮助,也进一步验证了运用小组工作方法对改善随迁儿童情绪管理问题的有效性。

农民工举家迁徙后孩子的情绪管理探究
  
  关键词:   随迁儿童;情绪管理能力;小组工作.
  
  ABSTRACT
  
  Emotional management is a kind of ability to recognize and control self-emotion. Simply put, the right way to understand the surrounding environment and make appropriate emotional response. In the booming urbanization construction, the migration of migrant workers ' families has become an unusual social phenomenon. In the course of thismigration, a new special group, accompanying children, has emerged.They can enjoy a full range of quality public resources in the city, but the strange living environment brought about by a series of problems,will cause them to have emotional distress, hand in hand. Therefore, it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to carry out emotional management group work for accompanying children. Through the Literature collection method,the author understands 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the Changsha ZL community, and uses the participatory observation and interview method to investigate the needs of the accompanying children in the community.Comprehensive analysis found that most accompanying children in ZLcommunity faced the problems of emotional perception, expression and lack of regulatory power, which was mainly influenced by schools, families, communities and their own factors.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specific situation, the author intends to use the group model to carry on the practical inquiry to the accompanying children's emotionalmanagement problem, carries out "The story of Sponge Bob"accompanying children's emotional management ability Enhancement Group. This group aims to understand positive and negative emotions, to know the function of emotions, and to master the methods of correctly managing emotions. In this paper, the author discusses and analyzes the practical experience in the course of each group's activities. Focusing on the changes of service objects from a microscopic perspective, and through supervision, accompanying the feedback of parents, teachers and community residents of children, to conduct a professional evaluation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emotional management group activities, and further verify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use of social work methods to improve the emotional management of accompanying children. The author has carried on the thorough reflection to this empirical research, has put forward some substantial suggestions on how the social worker correctly carries on the emotional management ability cultivation to the accompanying children, thus provides the certain reference for the social work to carry on the similar group later.
  
  Key Words:  accompanying children; emotional management skills;social group work.
  
  绪 论
 
  
  一、研究背景.

  
  自 1978 年政府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我国的社会环境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这一变化的主要特点是经济体制由集中的计划经济转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这场转型中,市场化的改革与产业结构的调整给人们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当时的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有效解决农民温饱问题的基础上,使得有限的土地上剩余出丰富的劳动力。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席卷着,大批农村剩余劳动力看准了城市的就业机会,成为流动人口,投入到城市建设和发展的热潮中。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 年,农民工数量比上年增加 481 万人,总计超 28650 万人,增长 1.7%,增速比上年提高 0.2 个百分点。在农民工总量中,外出农民工 17185 万人,与上一年相比增加了近 250 万人,增速较上年提高 1.2 个百分点。在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农民工 13710 万人,比上年增加 125 万人,增长 0.9%。①这组数据中值得人们注意的是: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呈稳定增长的态势,人口由农村向城市流动的趋势十分明显。实际上,农民工家庭整体迁徙数量上升,随父母迁徙生活的儿童在城市中的数量也大幅上涨。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报告显示: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在校人数超过 1406 万人。其中,小学生 1042.18 万人,初中生 364.45 万人。②对此,政府出台了相应的政策。2001 年,国务院颁布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 年)》,提出了一个促进儿童发展的十年战略目标和策略措施。③2011 年国务院在《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 年)》中又进一步指出要坚持儿童优先原则,保障现代化建设人才发展的权利。④2017 年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提出要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方面不断突破。①不难看出,在这个重要历史节点,社会工作者应该坚持以“普惠型、专业化、均等化”为导向,保障儿童合法权益,健全儿童关爱服务体系,全面提升以社区为依托的社会工作服务质量,使政府主导、多元参与的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发挥重要作用。
  
  二、文献综述.
  
  (一)研究综述.

  
  “随迁儿童”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名词,国外研究中对随迁儿童的称呼与国内稍有不同。在国外学术界,移民儿童研究是受到重点关注的领域。他们把随父母迁移去新城市生活的儿童称为“移民儿童”②。国外学者针对移民儿童的研究与国内学者对随迁儿童的研究具有共通性,但在概念界定上“移民儿童”与“随迁儿童”有本质上的区别,两者的区别在于随迁儿童是跟随父母迁徙,而本人户口没有相应的变动,移民儿童则在跟随父母迁移过程中相应地变动了户口。笔者查阅文献资料发现:国内外研究中多以随迁儿童的社会适应性、学校教育、心理健康状况以及社会融入方面为主要研究议题。
  
  针对随迁儿童社会适应方面,学者傅林表示美国移民儿童正面临教育不公、教学质量差、环境适应能力弱等问题,这既是受移民文化及教育程度的影响,也受社会环境影响③。学者简华则认为:移民儿童的社会适应能力与个体、家庭及社会支持等因素有关④。关于迁移是否会对儿童的生活造成不良影响,国外研究者持有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迁移会破坏家庭关系,对家庭成员特别是儿童造成不利影响。儿童要适应新环境和新朋友,这种变化会使他们产生困惑,至于这种困惑持续的时间及影响范围暂时还无法确定。第二种观点认为:迁移给家庭带来的不只有困惑,还有机遇。对于随迁儿童来说,广泛结交新朋友、接受优质教育或者参与新型的团体活动,都能对其成长产生有利作用。从社会行为的角度分析,迁徙给儿童群体带来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
  
  随迁儿童家庭的教育和经济发展水平等才是儿童和家庭发生相互作用的关键因素①。关于移民儿童学校教育的研究,学者孙颖提出:移民儿童在因迁徙而变化着的教育环境中要面临多重困境,比如无法获取相应的社会资源、缺乏接受不同文化的能力、缺少无障碍交流互动,且这种困境不能依靠家庭文化来化解,也不能通过社会制度来改善。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改善教育环境②。潘蔷伊的调查研究表明随迁子女均存在对校园环境不适应、与同学关系紧张、学习基础薄弱等问题③;与前者不同,学者陈健陈健认为随迁子女在接受教育方面存在户籍受限、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提出从家、校、政府角度促进与改善的建议④。樊秀丽等学者曾提出在义务教育阶段,政府可以设立教育专项资金,完善补偿制度,提高实际课堂条件,为随迁子女争取享受教育机会和待遇的平等权⑤。
  
  关于随迁儿童心理健康状况的研究。笔者根据现有研究对随迁儿童与城市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做对比,发现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即随迁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要比城市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差。在赵淑娟的研究中,她提出可以根据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心理发展轨迹,构建 “处境不利——心理弹性——适应良好”治疗模型⑥。徐守宾认为进城务工人员的子女心理状态受家庭、社会、教育理念及周边环境的影响,呈现出排斥性、边缘化的特征。想要解决随迁子女的心理健康问题,需要定期做心理健康普查,增加对该群体的重视⑦。
  
  关于随迁儿童社会融入的研究。学者杨茂庆从多元文化论的角度提出了教育、文化和心理三个社会融入维度①。徐丽敏通过文献梳理,从三个不同的教育阶段讨论了随迁子女的社会融入问题,并在社会发展理论的指导下提出应该从教育、社会和身份三个层面对随迁子女进行全面考察②。学者刘庆、冯兰在分析武汉市农民工随迁子女留城意愿时,将人力资本、家庭环境、社会交往和文化适应作为主要影响因素③。邵彩玲在研究农民工子女社会融入的困境及对策时,整理出两个层面的影响因素,将自我定位和城市认同归纳成主观因素,将社会政策、城市环境、家庭及学校教育归纳为影响随迁儿童的客观因素④。
  
  有关社会工作在随迁儿童方面的研究。龙楠运用小组工作的方法对城市流动儿童的安全问题进行介入,通过小组活动,让处于青春期的流动儿童了解性、性关系和艾滋病,让儿童正式认识自己身体的变化,从而达到让儿童拒绝过早性关系和远离艾滋病的目标⑤。学者赵敏从生态系统理论的视角分析了农民工随迁子女的学校适应问题,并建议从多个层面入手开展社会工作服务有利于提高农民工随迁子女的社会适应能力⑥。学者范胤来运用小组工作方法展开实务研究,他提出由于情绪管理是需要多种能力,通过长时间的培养,最终对个体产生作用的,因此阶段化和长期化能够将更多种能力通过更长时间对个体产生影响,提高服务的有效性⑦。学者陈盈认以小组工作方法介入流动儿童这一群体展开研究,她认为还既需要关注流动儿童心理健康背后的社会网络与社会情境,又需要关注心理建设对流动儿童所存在的建构作用⑧。
  
  (二)文献评价.
  

  纵观以上,笔者发现国内外学术界对随迁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教育现状、社会融入情况等方面研究深入且全面。无论是理论层次还是实践层次都取得了较为成熟的成果,可以为本文的研究提供借鉴思路和参考价值。但从研究群体上来看,以幼儿及青少年为研究对象的研究较多,而研究随迁儿童的较少。儿童时期是提升情绪管理能力和完善社会化功能的最佳阶段。积极正向的情绪能促进个人心理功能的健全发展,消极负面的情绪则会给儿童的生活与健康带来不利影响,所以儿童群体的情绪管理能力也需要得到大众关注。从研究学科上来看,目前学者们对于此类问题的研究多为教育学,心理学和人类学,社会学和社会工作的研究也很常见,但运用社会工作视角对随迁儿童情绪管理问题展开研究的较少。社会工作是一门综合性学科,它能采用多重服务手段从宏观或微观层面帮助案主实现自我价值。从研究方法上来看,笔者发现学者们多采用心理学的量表测量研究对象的心理状况。量表测试虽然精准,但无法具体分析个体性问题,所以笔者决定采用小组工作模式,以海绵宝宝的故事——儿童情绪管理小组为基础,从实务层次对随迁儿童的情绪管理展开重点研究,做到既具有广度,同时也有一定的深度。
  
  【由于本篇文章为硕士论文,如需全文请点击底部下载全文链接】
  
  三、核心概念
  四、研究方法
  五、研究意义
  
  第一章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的问题分析
  
  第一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研究样本概况
  
  第二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问题的具体表现
  
  第三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能力的影响因素

  一、随迁儿童的自身因素
  二、随迁儿童的家庭因素
  三、随迁儿童的学校因素
  四、随迁儿童的社区因素
  
  第四节 小组工作介入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的必要性
  一、随迁儿童群体同质性较强
  二、小组工作方法的优势
  
  第二章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具体实施
  
  第一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方案设计

  一、小组需求分析、预估、特征安排
  二、小组活动背景、目的、程序设计
  三、小组宣传、招募与组员的确定
  四、小组评估指标、紧急预案与经费预算
  
  第二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实施过程
  一、小组初期
  二、小组中期
  三、小组中后期
  四、小组后期
  五、小组结束期
  
  第三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整体效果评估
  一、督导的评估
  二、小组组员反馈
  三、社区居民反馈
  
  第三章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过程的反思与建议
  
  第一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过程的反思

  一、小组工作 服务缺乏系统性和严谨性
  二、小组工作实践模式缺乏灵活性和全面性
  三、小组工作介入过程受社会政策和体制约束
  
  第二节 ZL 社区随迁儿童情绪管理小组过程的建议
  一、积极开展专业培训,提高社会工作者小组服务水平
  二、加强小组工作实践,探索家庭、学校、社区联动机制
  三、完善法律法规体系,优化儿童社会福利政策实施环境

  总 结

  本次实证研究中,笔者见证了随迁儿童学会表达正向情绪,控制负面情绪,做好自我调适,完成从“负面情绪携带者”转变成“积极情绪制造者”的全过程。该小组活动设计内容以及游戏紧扣情绪管理相关知识,活动主题贴近随迁儿童的娱乐生活。在轻松愉快的小组活动氛围中,社会工作者注重服务对象的外在支持性因素与内在优势性因素,能够较好的挖掘并运用服务对象的潜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服务对象看到自身的优势并作出改变,以更积极的态度应对生活困难,产生持续性的积极思维。随迁儿童是本文的研究对象,儿童具有独特的身心发育特征,在儿童期外界对其照顾不当或稍有疏忽,就极可能导致越轨行为。现有的研究结果表明,社会工作者介入儿童的成长过程,对于预防和矫正儿童的不良行为,强化儿童的思想道德教育以及帮助儿童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有积极作用。本次小组活动共计服务 10 名随迁儿童,与原住 ZL 社区其他问题儿童相比较,随迁儿童在接受社会工作者的服务后,情绪管理方面的相关需求被满足,他们学会了控制自身负面情绪,进而获得了回应环境要求的能力。总之,本研究得出的实际效果和预期效果基本一致,小组活动满足了小组成员最初的基本诉求。社会工作者帮助随迁儿童建立同质性群体的联系,既使他们在团体互动中提升自身的情绪管理能力,又使他们的友缘关系得到了巩固。

  本文以小组工作的方法为核心,对如何提高随迁儿童情绪管理能力进行探究,虽然研究获得了成效,但仍然有需要改进的不足之处:第一,本文的理论研究太少,笔者能力有限,文章论述不够深入,理论知识有待丰富。第二,本文主要针社区内随迁儿童提供情绪管理服务,而不是针对真正具有情绪障碍的特殊儿童,小组工作方法是否能提升特殊儿童情绪管理能力还有待更深层的研究;第三,由于自身经验和眼界的限制,本次小组服务人数仅 10 人,其适用范围还有待进一步研究。且选取的研究对象均来自 ZL 社区,其他社区的随迁儿童没有涉及,因而暂时还不能将研究得到的相关结果推广到更大的范围。第四,如何恰当处理好服务对象移情也是一个有待深究的问题。社会工作者在遵循真诚、保密、案主自决等原则的前提下,积极主动协调组员关系、分析小组运行情况、利用资源解决组员问题。但由于社会工作者自身具备的能力与素质稍有欠缺,介入技术过多涉及情感支援,导致服务对象对社会工作者无条件信任,进而产生逾越工作界限的感情。

  纵观本次论文的写作,从搜集实证研究的数据,阅读社会工作专业类的论文着作,到分析与整合相关材料,再到确定论文的基本框架以及最终完成论文写作,都是笔者努力的结果。由于笔者文笔不佳,论文撰写还多有不足,但是笔者依然热切地希望这篇论文可以使广大的随迁儿童受到社会各界更多的关注并得到更多的援助。

  参考文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