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会计论文 > 我国新能源车企战略成本管理问题与对策

我国新能源车企战略成本管理问题与对策

时间:2020-02-05 10:20作者:程志刚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我国新能源车企战略成本管理问题与对策的文章,作为世界汽车生产和销售的第一大国,我国的汽车尾气污染问题也日益严重,国内石油资源匮乏问题困扰着我国汽车产业的长远发展。新能源汽车作为绿色环保的可再生能源产业,是未来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已经成为国家发展

  摘    要: 大气污染等环境问题的日益严重使人们对新能源的期待越来越高。在汽车市场中围绕新能源汽车产品的研发与生产展开了新的竞争。在传统燃油汽车的研发和生产中,我国企业一直处于劣势,但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国内企业迎来了新的机遇。为了保持竞争优势,我国企业可以从战略成本的高度进行分析,进而突破新能源汽车的成本难题,降低购买新能源汽车的门槛,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 新能源; 汽车; 战略成本;

  Abstract: The air pollution and other environmental problems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serious. The world is expecting more and more new energy. There is a new competition in the automobile market around the R&D and production of new energy automobile products. In the development and production of traditional fuel vehicles,Chinese enterprises have been at a disadvantage, but in the development of new energy vehicles, the domestic enterprises ushered in new opportunities. The domestic enterprises can analyze from the height of strategic cost, and then break through the cost problems of new energy vehicles, reduce the threshold to buy new energy vehicles, and promote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the industry.

  Keyword: new energy; automobile; strategic cost;

  一、引言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家用汽车的购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汽车保有量不断刷新纪录。但是作为世界汽车生产和销售的第一大国,我国的汽车尾气污染问题也日益严重,国内石油资源匮乏问题困扰着我国汽车产业的长远发展。新能源汽车作为绿色环保的可再生能源产业,是未来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已经成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新能源汽车产品价格较高,消费者购买意愿较低,一直是其推广的难题。如何降低新能源汽车的成本,使之成为大众可接受的家用消费品,是新能源汽车企业面临的重点和难点问题。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是学术界的研究热点,新能源汽车的成本问题也逐渐被学者关注,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前期研究主要集中在通过价格补贴降低新能源汽车的使用成本方面。研究发现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性补贴非常必要,可以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支持[1],因为生产新能源汽车较高的成本造成使用者购置成本较高,成为其产业发展较大的障碍[2]。但是,政府的正常补贴是否有效呢?可以进一步从购买成本、运行成本、维修成本、牌照成本、限行成本和回收收益等方面计算新能源汽车的全寿命周期成本,对比燃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差异,分析补贴政策的有效程度[3]。第二,学者对传统燃油汽车与新能源汽车进行对比分析,从成本分析的角度研究新能源汽车在CO2减少排放方面的潜力[4],可以采用蒙特卡洛模拟分析方法,从全生命周期视角研究采用新能源汽车替代燃油汽车的减排成本效益,分析不同因素对这种替代成本效益的影响程度[5]。

  综上所述,当前研究主要集中在新能源汽车相关的成本问题上,而缺乏对企业本身成本管理和控制的研究。本文在现有学术研究基础上,从战略成本管理的视角,分析新能源汽车企业成本的现状,探讨企业在价值链分析、战略定位、战略合作和成本动因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最后提出加强战略合作、进行环节管理、完善相关国家标准等方面的措施,为我国新能源汽车企业完善成本控制提供参考性建议。

  二、新能源汽车企业成本现状分析

  (一)研发成本高昂

  作为高科技企业,新能源汽车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许多新材料和新工艺。这些新材料和新工艺在理论研究和实际应用过程中,投入了大量的研发费用[6]。从实验室到市场的过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而且还有不少的技术难关需要攻克,致使相关企业的研发投入巨大,并且呈现加速增长趋势。例如,2012—2015年北京新能源汽车公司投入的研发费用累计达到5.82亿元,而仅2016年就投入约6亿元。根据国外资料显示,近年来美国在电动车研发与推广方面花费了24亿美元;德国在电池研发与充电站基础建设上投入了5亿欧元;英国在电动车研发计划上也花费了1亿英镑;法国投入22亿欧元推动14项新能源汽车发展项目。
 

我国新能源车企战略成本管理问题与对策
 

  (二)电池成本占汽车成本比例高

  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主要由电池成本决定。新能源汽车生产中最重要的零配件是蓄电池,电池成本占了总成本的10%~40%,比例相当高,在3~5年的使用周期后,这块电池的剩余使用价值为20%~30%,也就是70%的电池成本耗费掉了。蓄电池的价格受材料和技术的制约而居高不下,致使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也无法大幅降低。

  (三)采购成本比重大

  新能源汽车企业由于整体的产量规模较小,行业零配件的标准不统一,零配件生产企业的成本较高,致使采购成本中的原材料和主要零配件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另外,在采购过程中,由于原材料和零配件规格特殊,数量较小,往往需要单独运送并且采用特殊方法保存,在仓储和运输等环节中相关成本也远高于普通燃油汽车生产企业。采购成本是构成新能源汽车制作总成本的最主要部分,在新能源汽车总生产成本中占40%~60%。

  (四)配套设施建设成本高

  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的燃油汽车不同,在使用时需要较多的配套设施,例如充电站或充电桩。而充电站、充电桩等设备没有旧的设施可以改造,需要完全新建,在线路设计、施工管理和能源供给等方面都遇到了很多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投入较多的人力和物力,致使充电站和充电桩的建设成本居高不下[7]。各国政府都在不断完善相应的配套设施,加大优惠扶持力度,希望能够有效地促进新能源汽车的推广。近年来英国政府在主干街道上建设电动车充电站共投资2 000万英镑,建成4 000座充电站;美国政府的充电站和充电桩建设工程已经投入15亿美元,建成400万座充电站。近年来,我国也大量进行充电设施建设,截至2017年我国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保有量达到21万个。按照对新能源汽车国内购买量的预计,计划建设覆盖多个发达省市的充电设施,努力使新能源汽车的车桩比达到为4∶1,纯电动乘用车的车桩比为2∶1。

  三、我国新能源汽车战略成本管理问题及分析

  (一)缺乏价值链分析和战略合作

  在我国,大多数燃油汽车生产企业都在生产或计划生产新能源汽车。预计在未来20年,中国都将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和消费市场。汽车生产企业从最初的原材料投入,到新能源汽车整车完工,中间要经过多个相互关联的作业活动。这一过程是一种新能源汽车价值的形成和增值的过程,从战略角度看,这些中间的作业活动形成了一条完整战略价值链。新能源汽车行业价值链有其自身的作业活动特性,而周边相关行业又与汽车行业形成了复杂的交叉价值链,汽车生产企业处于整个产业价值链的核心环节[8]。我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是由广汽集团和上汽集团等十几家大型汽车企业集团和几十家汽车零配件企业构成的。这些企业彼此之间缺乏战略合作,资源损耗远大于其他国家以三五家汽车企业为主导的新能源汽车联盟,比如日本集中在丰田、日产、本田三家汽车企业,其他新能源汽车企业都与其形成战略同盟。中国新能源汽车最大的问题是整体市场虽然大,但整个行业缺乏价值链分析和战略合作,采购和销售过于分散,各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的产品单一,很难形成规模,难以通过大规模生产来分摊成本。

  (二)战略定位不准,全员成本意识淡薄

  新能源汽车企业大多对其所处行业特点与自身资源认识不足,没能准确判断企业内部的优点与缺点,对企业外部的机会与阻力不能正确分析。战略定位不清晰或频繁更改,妨碍了企业的快速发展。在新能源汽车生产过程中,存在着一些成本的无谓消耗情况。例如,生产等待时间的消耗、存货无用搬运中人工的消耗、空闲库存资源的消耗、生产过程中人工的闲置、操作人员培训不足以及操作失误造成的成本消耗等。在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内部,各部门员工局限于自身工作,缺少全企业视角的成本管理设计和成本控制。各个生产部门也仅限于本部门的生产经营活动,没有真正参与到整个企业的控制成本、提高效益等事务中来[9]。员工大都对企业的整体成本控制意识淡薄,更不会参与成本管理,只是机械地完成自己的任务。只注重任务的完成情况而忽视质量成本控制,缺乏战略成本定位、价值链分析和成本控制分工。全过程成本管理不足造成难以实现总成本的有效管理和控制。

  (三)成本动因不清晰,外部相关成本高

  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需要相应的充电站和充电桩的配套建设,而充电站和充电桩建设缓慢,限制了汽车企业的快速发展。新能源汽车企业在计算产品成本时,一直按照传统的成本计算方法,以产品出厂前的所有投入来进行计算[10]。如果没有充电站和充电桩,新能源汽车就无法使用,充电过程是顾客使用产品的重要环节。汽车生产企业如何把充电设施纳入成本核算体系是一个难题。充电站是配套设施的主要构成部分,建设一个专业充电站的成本大约为25万~30万元。假设我国共拥有10万个加油站,建设完备规模的配套充电站大约需要250亿~300亿元。实际上,新能源汽车的专业充电站数量还应该要多于加油站的数量,配套设施的建设成本只会更加庞大,由于成本投入巨大且短期内无法收回投资,各方都延缓了充电站和充电桩的建设进程,全国范围内还无法短时间内建成足够数量的充电站和充电桩。这对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形成了重大阻碍。

  四、对新能源汽车企业战略成本管理的建议

  (一)加强战略合作

  1.强制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并购

  企业并购是现代市场经济中一种有效的资源配置手段,企业并购可以减少市场交易成本(如时间成本、谈判成本等)。新能源汽车行业作为一种新兴行业,其生产所需的资源是有限的,每个企业掌握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或不全面的,通过企业并购优化重组不同企业占有的各种战略资源可以形成共赢。我国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在行业中都比较弱小,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由于市场需求和技术限制等多方面原因使得企业生产规模小,自身难以形成规模经济。而多个企业并购可以在有限的市场中发挥规模效益,降低采购成本,节约销售费用,形成品牌优势,集中财力和物力投入研发以取得核心技术,争取在下一个发展周期中形成战略优势。新能源汽车企业需要不断吸收学习新技术、新知识才能长久发展,并购能够给并购内企业提供一个学习的平台,使其通过不断的交流和借鉴,及时采用新型技术与先进的管理方式。国家可以使用强有力的措施,强制相关企业进行并购,形成规模较大的优势企业。

  2.加强战略型合作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价值链中,汽车生产企业处于价值链中端,而零配件供应商和汽车销售商位于价值链的前后端。从价值链角度分析,可以通过战略合作实现企业间的共同进步,降低汽车成本,从而降低新能源汽车价格,增大市场需求,带动行业整体发展。汽车生产企业如果与零配件供应商和销售商组成战略合作联盟,构建统一的战略目标,就可以建立整个产业链的合作关系,实现高度的信息共享与传递,优化产业链的运营流程,降低成本,发挥价值链分析的优势,追求最大的效益。新能源汽车是中国汽车制造业完成自主创新目标的关键之一,新能源汽车企业和上下游企业之间的战略合作可以增强企业间的技术研发交流,为自主研发奠定坚实的基础,共同促进行业创新与发展。

  (二)通过成本动因分析进行环节管理以降低成本

  1.进行科学的成本动因分析

  新能源汽车公司应该进行科学的成本动因分析。精益生产和作业成本法的应用都需要进行成本动因分析。尽管许多公司采用精益生产方法,但这些公司并未对成本核算进行科学的成本动因分析。新能源汽车企业由于生产环节的特殊性和产品的独特属性,需要重新进行科学而全面的成本动因分析,详细分析企业生产产品的市场需求,企业的生产运作模式,人员组织结构,研究成本生成的内在原因,依据成本生成的原因进行精益生产。通过灵活的方式,避免资源浪费和闲置,实现无废品和零库存。新能源汽车只有对成本动因进行科学分析和运用,才能在生产中依靠精益生产方式有效降低成本,将市场、企业与供应商联系到一起,将“人、财、物”等各个方面资源优化搭配,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企业经营质量。

  2.鼓励全员参与成本管理,实现成本有效控制

  企业的成本控制需要全体员工共同参与,通过树立员工的成本意识来达到控制企业成本的目的,变少数人的成本管理为全体员工共同参与成本管理。新能源汽车企业要强化企业员工的成本管理意识,可以通过奖惩制度,激发全体员工参与热情,实现企业与员工双赢。此外,还要提高员工的成本控制知识,注重和培养成本管理专业人才,积极倡导各类型的成本培训,让员工能够看懂成本数据,知晓成本来源。企业是由所有员工构成的一个整体,员工的意识提高了,企业的竞争力自然可以得到提高。

  (三)完善标准、配套设施与研发联盟建设以降低成本

  1.建立新能源汽车技术标准

  我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需要建立一套科学系统的生产技术标准,并强制全行业执行。目前,由于缺乏统一的标准,企业在技术研发上往往投入大量重复无用的“人、财、物”。这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因此,国家和企业有必要进行合作交流,建立统一标准,指导和规范新能源汽车企业的生产,避免新能源汽车的盲目发展。国内企业也可以与发达国家的汽车企业合作,从新能源汽车关键部件的标准生产入手,制定行业生产技术标准,并逐步建立国家标准体系,全面参与ISO/TC22/SC37和IEC/TC69电动汽车国际标准的制定,积极在动力电池、充电设施等关键领域提出中国方案。在国际合作方面,要发挥中国市场的巨大优势,积极争取担任国际标准的召集人和领导者,密切关注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动态,积极利用中德、中欧、中美、中日的汽车对话等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沟通和交流,促进中国新能源汽车标准的兼容性和开放性,不断吸收国外制造业强国在新能源汽车研发过程中的成功经验,利用好本国的优势资源,实现共赢。

  2.完善新能源汽车配套设施体系

  新能源汽车已成为汽车企业谋求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性产品,不仅仅是开发绿色清洁能源的一种宣传工具,新能源汽车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取代传统燃料汽车。为了让市场更快地接受新能源汽车,需要各级政府的政策支持,降低新能源汽车成本,开发更科学的新能源电力系统,改善基础设施。而这些都需要长期的努力,并不是短期能够完成的。无论是纯电动技术、混合动力技术还是氢燃料技术的新能源汽车,配套设施的建立和完善都直接影响其推广的有效性。例如,在世界新能源汽车生产领域处于先进水平的国内A公司,主要依靠多年对电池的研发技术确立了行业的领先地位,A公司目前最新的系列新能源汽车电池续航能力已经在300千米以上,如果能够建立完善的新能源汽车配套设施体系,可以预见A公司产品的推广速度会有更大的提高。

  3.构建新能源汽车研发联盟

  通过研究燃油汽车130年的发展历史发现,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是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我国汽车的产销量虽然位居世界第一,然而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汽车品牌70%~80%却是国外品牌,国内汽车企业自主品牌创新能力薄弱,核心竞争力不足。技术创新的薄弱是制约我国传统汽车企业发展的最主要因素。由于历史的原因,国有汽车企业缺乏自主研发的积极性,研发力量薄弱,导致我国进行自主研发品牌的汽车企业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处于被动局面。因此,新能源汽车企业要想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必须把科技创新和技术研发放到企业战略发展的核心位置,不走传统汽车发展的老路,这样才能成为汽车生产的世界强国。但是,新能源汽车自主研发面临着资金问题,因为研发核心技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研发项目多半会半途而废。所以要提高我国新能源汽车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还需要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扶持,对真正有潜力、有希望的研发项目给予更多的政策倾斜和资金保障,解决企业研发资金困难的问题。新能源汽车企业可以通过建立联盟来提高创新能力并降低风险。新能源汽车涉及多个领域,但企业不可能同时具有所有领域的资源信息。因此,建立新能源汽车企业创新联盟将有助于整合新能源汽车企业的技术创新资源,发挥各企业在该领域的强项,将单独的一项项技术联合转化成整车技术。新能源汽车企业共同建立的研发联盟应该尽可能集合优势企业,集中优势力量攻克核心技术难题,鼓励企业之间加强技术合作与交流,形成多方共赢的局面。

  (四)综合运用作业成本法

  作业成本法(Activity-Based Costing)是一种以作业为基础的成本核算和成本管理系统。实施作业成本法有助于改善企业的管理,增强企业的盈利能力。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过程技术含量高,生产环节复杂,自动化程度高,适合采用作业成本法。

  1.加强目标成本管理

  新能源汽车企业可以将责任分工到小组或作业中,并实施奖惩制度,强化责任与权利意识,减少车间零部件丢失、损坏等情况的发生,增强每个员工的积极性,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质量。分析各个作业活动的目标成本差异,找出目标成本变化的原因及驱动影响因素,针对问题提出相应的建议,为下一个阶段的目标成本管理工作提供指导意见,从而改善管理成效,提高企业的经营利润。

  2.科学安排生产作业

  新能源汽车企业在生产过程安排上可以采用计划评审法。首先,根据市场需求和订单情况确定交货时间,进而确定总体生产进度。具体由交货日期确定生产中完工产品的完成时间,根据产品或订单的最终完成时间或交货时间,确定每个生产部门的具体工作时间(包括开始时间和完成时间)。其次,由于存在并行生产或串行生产问题,可以按照不同的生产模式,确定各个生产部门的原材料及其他辅助生产过程中资源的投入时间和投入数量。再次,梳理并改进整个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过程,找出关键路径。最后,要严格控制处于新能源汽车生产关键路径中的重点和核心工序作业,确保按时完成产品订单。还要科学合理安排其他产品的生产,不断进行价值链分析,剔除生产流程中“零增值”或“负增值”的作业,以达到全价值链增值的目标。

  3.尽量采用通用零部件

  新能源汽车的成本与构成汽车的零部件数量直接相关,如果能统一标准,使用通用零部件,则会大幅降低相关成本。相反,所需零件数量越少,零件单位成本越高。这是因为组件的数量和组件的批量操作成本成反比例。因此,我们应该在选择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时使用通用零件,以降低整车成本。

  参考文献

  [1]王海林.使用成本:新能源汽车价格补贴的落脚点[J].市场经济与价格,2010(9):7-9.
  [2]杨毅沉.新能源汽车推广三大障碍:成本、技术、地方保护[J].决策探索(下半月),2014(11):29-30.
  [3]陈麟瓒,王保林.新能源汽车“需求侧”创新政策有效性的评估———基于全寿命周期成本理论[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5(11):15-23.
  [4]张扬.我国新能源汽车减排潜力及成本分析[J].节能与环保,2012(8):54-56.
  [5]槐联国,黄海荣,晏飞.新能源汽车替代燃油汽车减排成本效益研究[J].现代经济信息,2018(11):150-151.
  [6]黄星.论研发费用对企业的作用[J].中国集体经济,2014(9):85-86.
  [7]田晓川.基于价值链的成长型中小企业战略成本管理[J].财会通讯,2017(26):77-81.
  [8]何文韬,肖兴志.新能源汽车产业推广政策对汽车企业专利活动的影响———基于企业专利申请与专利转化的研究[J].当代财经,2017(5):103-114.
  [9]马亮,仲伟俊,梅姝娥.政府补贴、准入限制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J].上海经济研究,2017(4):17-25.
  [10]冷思平.战略成本管理在高新技术企业中的应用[J].财会通讯,2016(11):72-74.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