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教育教学论文 > 信息化平台网络教学的利弊和优化对策

信息化平台网络教学的利弊和优化对策

时间:2021-01-25作者:薛小明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信息化平台网络教学的利弊和优化对策的文章,多媒体课堂教学资源与信息技术的整合极大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教学形式,并且这种改变必将在一定时期内持续发生。利用信息化授课平台开展线上网络教学,在本质上它只是教育教学目标实现的一种方式或者途径,必须服务

  摘    要: 文章总结了网络教学特点并提出了网络教学改进与优化的策略。通过对疫情期间高职教育网络教学的实践研究,分析了网络教学相较于传统课堂教学所展现出来的优势和劣势。优势和劣势主要包括:资源丰富,但碎片化严重;操作便捷,但实训实习受限;时空不受限制,但师生情感容易疏离;学生自由度较大,但不易监管;课堂诊断标准客观具象,但个性化不强等。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网络教学应统筹课程设置,优化课程安排,制定网络教学质量标准,提供师资培训及软硬件资源支持,改变授课方式,加强线上监控与预警,注重课后反思及改进。网络教学与传统课堂教学相互借鉴融合发展,才能有效提升教学质量,适应信息化社会对高职教育教学的要求。

  关键词: 网络教学; 特点; 质量优化;

  Abstract: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network teaching and puts forward some strategies to improve and optimize network teaching. Through the practical research on network teaching in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during the epidemic period,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network teaching compared with traditional classroom teaching.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mainly include abundant resources but serious fragmentation, convenient operation but limited practice training, unlimited time and space but easy alienation between teachers and students, great freedom of students but insufficient supervision, objective and concrete classroom diagnostic criteria but not strong personalization, etc. On this basis, it is proposed that the network teaching should plan curriculum setting, optimize curriculum arrangement, establish the quality standard of network teaching, provide teacher training and software and hardware resources support, change the teaching method, strengthen the online monitoring and early warning, and pay attention to after-class reflection and improvement. In order to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quality of classroom teaching and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in the informatization society, network teaching and traditional classroom teaching learn from each other and develop together.

  Keyword: network teaching; characteristic; quality optimization;

  0、 引言

  网络教学是指基于互联网,以现代教育思想和理论为指引,以超媒体为主要表现形式,为完成特定学习任务而组织开展起来的教育教学活动。其最大的优势是实现了资源共享,并且知识传播的途径不受时间、地域、受众数量等因素的影响,因而受到了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广泛关注。受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为了实现“停课不停学”的目标,国内各级各类学校将网络教学作为最有效的教学手段加以运用和推广。各类网络教学平台的网络授课形式升级的同时也快速推动了教育领域内的各项改革,促进了“互联网+”教育的发展。

  1 、信息化平台网络教学的优势和劣势对比与分析

  相较于传统的“以教师、学校、教材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建立在信息化平台基础上的网络教学,弱化了教师的主导地位,丰富了教学内容与展现形式。从网络教学的角度出发,分析其展现出来的以下五个特点。

  1.1 、平台类型众多,资源丰富;碎片化严重,系统性不足

  以甘肃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为例,疫情期间开学前两周共开设在线课程251门、任课教师289人,授课教师根据课程特点和教学目标,综合利用校内外在线开放课程资源、自制音视频、PPT等学习课件,通过录播教学、直播教学、任务驱动、线上自学等多种形式开展网络教学。经统计,高职院校教师使用比例较高的网络教学平台有智慧职教云课堂、超星尔雅智慧教学系统、学习通、智慧树网、腾讯课堂、爱课程、学堂在线、高校一体化教学平台等,辅助以QQ群、微信群、钉钉、YY群等语音视频交流工具作为教学辅助手段。截至2020年4月,智慧云课堂免费分享的课程6900门,智慧树网3223门,学堂在线2350门,超星尔雅通识课平台480门。专业门类齐全,课程资源丰富,形式多样。这些不同供给端通过平台提供的各类海量信息“一方面促使人们传统的时间观念迅速调整,力图把以往难以利用的碎片化时间联结起来,充分发挥各种时间间隙的作用;另一方面碎片化的知识,在很大程度上为人们在任何方便的时间与地点,及时拾取感兴趣的‘信息’、研修各种有价值的‘微课程’,提供了机遇”[1],但由于各类教学资源优劣不齐,角度各异,统合不足,课程内容碎片化,师生在海量的信息当中辨别拾取有效资源费时费力,如果教师没有严格把关就堆砌上传,很容易造成学生被动填鸭式学习,对课程体系与框架了解不深。
 

信息化平台网络教学的利弊和优化对策
 

  1.2、 共享优质资源,操作便捷直观;实训实习受限,操作技能弱化

  “教育资源相对欠缺的地区,可以通过网络教学平台将更多优质的教学理念和教学资源引入到教学中,可以促进当地教学质量的提升。”[2]高职院校的学生可以通过搜索引擎和课程资源搜索到感兴趣的相关信息,这些信息以音视频、文本及课件的形式展现便于学生理解和吸收。但囿于场地和实训硬件条件,学生无法获得实训技能操作体验,与海量视觉信息冲击相伴随的是学生其他感觉信息的弱化,在虚拟环境中很难得到真实操作实践所带来的肌肉记忆训练效果。许多专业技能类课程,由于缺乏校内实训设施、设备及虚拟仿真操作软件的支持,仅仅依靠视觉记忆和理论理解不利于学生职业技能的提升,需要更多锻炼学生职业社会能力的机会。

  1.3 、突破时空人数限制;非言语信息交流困难,情感疏离

  基于信息化平台的网络智能教学系统,让不同地域不同身份的学生能够在虚拟环境中共同学习和讨论,使网络资源得到更充分地利用。在教学过程中,学生在有网络覆盖的地方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不受地域和人数的限制,随时随地开展学习。但是教学活动本质上依然是一种师生之间的双向交流互动的过程,由于这种信息沟通是在线沟通缺失部分非语言信息,容易造成沟通不畅,出现理解偏差。“网络教育导致教师和学生之间互相分离,不利于培养学生的情感,学生的动机不能得到同步培养,他们也感觉不到优秀教师的人格魅力。”[3]在情绪情感的表达上,网络媒体很难实现同步传输,师生之间,生生之间的人际关系较课堂教学疏远虚化。同时,离开群体学习环境,学生会缺乏行为参照、学习动机不足,引发学习行为出现偏差,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教学效果。

  1.4 、学生主体地位彰显,自由空间大;监管弱化,进度不一

  脱离了学校整体学习氛围与环境,校方制度与教师监管的约束力也随之下降,师生地位趋于平等,学生可以更自由自主地掌控学习进度与内容,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能力和知识储备现状查缺补漏,有针对性地制定自身学习计划和目标,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学生学习乐趣,激发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也提高了学习效率,但与此同时,这对于学生的意志力和自制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职业院校的学生学习动力整体偏低,在网络教学中,教师也很难做到全程监控学生的学习状态,囿于家庭环境和个性因素,部分学生出现学习进度滞缓、效率滞后而不自知,育人功能弱化。很容易出现班级学生两级分化的现象,很难保障实现预期的学习目标。学生家长需随时跟踪督促,避免学生出现网络沉迷现象,授课教师也需要在后台即时关注、了解学生学习进度与目标达成状况并及时追踪提醒。

  1.5 、课堂诊断点全面,诊断标准客观;学习中的形式主义,禁锢个性化发展

  利用教学平台开发的各类数据统计工具,教师可以便捷直观地了解到学生的学习状态和结果,及时得到课程的反馈信息,发现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错误,准确探究到错误的源头,并对教学策略和方法进行调整与优化,从而进行有针对性的辅导并提出学习建议。“网络课程实施过程被详细记录在日志数据库中,有条件进行基于记录的过程监控和评价”[4],以智慧职教云平台为例,授课教师可以进入“我的课程”“我的班级”查看任意一位同学当前的课件学习(进度、评价、问答、笔记和纠错)、课堂活动(考勤、参与、课堂表现、课堂测验)、作业和测试结果以及各项考核权重、具体分值与班级排名,并可以采用各类直观图表来展示分析。通过这些课堂质量影响因子,教师能够更为准确的把握学生的学习特点及学习规律,提出相适应的学习目标,给出个性化的建议意见,有针对性地开展下一步教学活动。因为学生的过程考核结果大多是依据学生的学习过程及参与程度等权重计算得出的,复杂精密的各项数据统计指标与排名统计,很容易引发学生转移学习的应有目标,为了某项统计指标的得分而刷分,甚至不得不放下原有的创新思维,自主的想法而按部就班逐项累积得分。

  就目前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发展的现状而言,网络在线教学形式是传统教学授课方式的一种有益补充。“互联网+”教育作为一个不断优化和持续融合创新的新生事物,绝不会是一种恒定状态,而应是一种在教育发展的价值导向和基本规律指导下,在应用实践中不断探索完善并逐步跟传统教育融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网络教学会演化生成新的师生关系,教学方式,保障机制以及管理督导形式等,建构出更为合理的在线课程教学系统。

  2 、网络教学的优化策略

  囿于网络教学自身远程化、虚拟化的性质,部分缺陷在信息化教学平台中很难克服,需要扬长避短,在策划、运行、资源保障、监控诊断四个阶段,重点围绕网络教学的教师、学生、教学内容和教学手段等四要素持续不断改进,以确保网络教学目标的达成与教学质量的不断提升。

  2.1 、统筹课程设置,调整课时安排,发挥网络教学优势

  根据教育部印发的指导意见,在整个疫情防控期间,“高校要制定疫情防控期间在线教学实施方案,提高教学效率、保证教学质量、完成教学任务。”[5]高职院校也需依据本地本校实际情况,统筹安排,对原定教学实施计划与课程安排进行合理调整,优先安排公共基础课与专业基础课开展网络教学,对于那些确实需要理实一体化教学的专业课程,也要尽可能将实践实训内容调整延后,在后期条件具备时再进行授课。同时,利用网络教学能够突破地域人数限制的优势,高职教育主管部门也可主导各职业院校开展校际合作,构建校内校外优质教学资源共享的协作伙伴关系,比如可在公共基础课领域内先试行,让优秀师资在规定时间段内联合备课、合班教学,充分发挥优秀师资的传帮带作用,让更多高水平师资力量能够得以汇聚和传播,减少重复授课现象,减轻教师工作量,让教师能把更多精力聚焦于网络教学课堂质量本身。这样,既能有效保证各项教学任务按时完成,又能最大程度上减少网络教学的不利因素,保障了疫情期教学工作的基本质量。

  上述课程课时的调整是特殊时期临时调整,无特殊情况开展网络在线教育课程应在符合教育教学基本规律和机制的基础上,聚焦于个体学习效率的提高,服务于个体人性化成长成才的需求,支持和实现个人智能化学习活动,促进个体更好地发展。学者徐继存预测今后的网络在线教学系统,“一方面向网络教育环境普遍开放,另一方面与个体的学习具体对接,向学习者开放。……将实现智能化的课程开发、管理、组织、整合、实施、评价与反馈,构成一个智能化课程教学整体系统,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教育生态循环系统。”[6]

  2.2、 拟定网络教学质量标准及规范流程,确定校本化教学质量目标

  由于为应对特殊时期而大规模开展的网络教学工作,缺乏校本化的网络教学平台支持或者相关制度规范,在网络教学工作开展运行前期,缺少相关制度保障,教师选择的网络教学平台类型众多,良莠不齐,学生们转战于不同课程的不同教师所用平台。因各个教学平台是信息孤岛,教学管理人员的数据分析与统计难以开展,从根本上制约了网络教学的质量效果。在建立校本化网络课程质量标准的过程中,“国家精品教学资源库在线开放课程所包含的教学活动事实上建立了教学质量‘标准’。少量精品课程可以通过其广泛影响力将逐步形成课程规范,促进标准意识与教学的深度融合,形成从示范性到标准化的发展路径,带动课程整体质量的大范围提升。”[7]

  根据弗里曼对利益相关者理论的界定,高职院校质量保证体系的建设至少存在四个相关联的利益方,分别是政府及行业指导部门、企业用人单位、承担教学任务的教师与学生等。梳理并协调相关利益方的需求,找到各利益相关者共同价值追求的契合点,这也是高职院校在未来一段时间所要追求的质量目标。围绕质量目标,对参与网络教学工作各利益相关者的责权利进行细致界定,对达成目标的过程路径进行具体策划,形成高职院校网络教学的各类规章制度和工作程序文件,在此基础上打造或引入具有本校特色的网络教学平台,使得本校网络教学工作能够“管理有规范,工作有程序”。

  2.3 、提供师资培训及硬件资源配置,保障网络平台技术支持

  网络教学平台的熟练应用与多媒体技术教学手段的娴熟操作是当代教师必备的一项业务能力。网络课程需要教师改变传统教学风格与授课模式,甚至需要适应面对空无一人的教室和录播设备展开交流和分享,这就对高校教师的教育教学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作为一线教学工作人员,需要关注自身专业的成长和教学能力的提高来主动适应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掌握现代化多媒体技术教学手段的应用,汲取相关理论的研究成果。作为学校管理工作者,更需要采用多种途径促进教师网络教学能力的提升。一方面,尽快出台相应的激励政策,将教师网络教学能力列入教师能力评价范畴,拟定教师网络教学能力评价标准。另一方面,可通过走出去、引进来、自己带的形式着力解决师资力量不足的问题,通过加强网络教学专业技能培训促进教师网络育人能力的提高。第三,加大网络教学设施设备软件硬件资源保障支持的力度,除了购置必要的网络授课设施设备,还需要充分发挥学校信息(网络)部门作用,配备专业网课技术人员,协助教师、学生解决相关技术问题,协助教师全身心投入网络教学工作中去。

  2.4、 改型授课方式,注重发挥教师的引导督学作用

  从课堂教学转型为在线“主播”,许多积极备战网络教学的老师注意力更多地集中于在线直播,本质上,这种主播定位依然是传统课堂教学模式的翻版迁移,不仅难以把控课堂学习的节奏,亦对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和自律性缺乏有效引导和监督。教师在网络课堂教学中,承担知识信息的搬运工或者传话者,但由于获取知识的渠道与选择途径更为便捷,不限于教师,不受制于教材,教师直播所能提供的信息可以被各类教学平台替代。在网络教学过程中,教师应立足于学生知识的需求,搭建获取知识的台阶与扶梯,引导和督促学生完成这一学习目标。“个人内在需求对学习积极性的决定性影响,促使人们相信‘教育应成为自学过程,也因此教学成为一个愉快的过程’。”[1]教师在网络教学中将更多承担信息资料梳理呈现的工作,学生学习任务、路径的确立与引导工作,学习者疑难问题的解惑答疑与学习动力积极性的激发工作。

  2.5 、加强线上监控与预警,注重课后反思及改进

  建立一套科学、合理、客观的网络教学质量监控与预警指标体系,对于网络教学工作过程中的流程路径、突发事件实时监测与纠偏,对保证教学质量尤为重要。由于网络教学的最终服务质量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制约,比如环境、设施设备、技术保障能力、师生个性心理特征等,仅从教学效果的角度来保证教学质量,是远远不够的。利用信息化教学平台大数据的统计分析功能,可以较为直观便捷地分析网络教学过程中出现的各类质量影响因素,并对出现的偏差即时发出预警。把质量控制从教学效果的检查评估变为教学过程的预防,能使影响网络教学质量的潜在隐患与缺陷及早消除,预防教学事故的发生,可以最大可能的避免教学结果的滞后性所带来的弊端。

  当前国内各主流教学网络平台所采用的监测分析节点与要素普遍依据的是美国着名教育心理学家罗伯特·M·加涅提出的九段论策略,根据这种观点,网络授课过程可分解为九个阶段,分别为引起注意、阐述教学目标、刺激回忆、呈现刺激材料、提供学习指导、诱发学习行为、提供反馈、评价表现、促进记忆与迁移。建立在九段论教学策略基础上的网络教育监测统计指标,能够较为全面地分析记录网络教学全过程,分析评价网络教学中教师主导作用与学生主体作用的展现状态,但是这种线性流程化的教学和监测分析手段,依然未能涵盖网络教学事件的全部,例如突发事件控制、研讨节奏调整、自学时间管理等等,更为重要的是,这种监测评价方式,是针对已经框定的问题,采取的纯粹技术性标准,限制了教育者和学习者思维的广度深度,不利于思维的发散,不利于教学本身的反思与批判。这需要高职院校在校本授课平台建立或监测改进工作中,不断加以甄别和调整,引导并服务于本校网络授课质量的保障工作。

  3 、结语

  多媒体课堂教学资源与信息技术的整合极大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教学形式,并且这种改变必将在一定时期内持续发生。利用信息化授课平台开展线上网络教学,在本质上它只是教育教学目标实现的一种方式或者途径,必须服务于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不能以教学手段代替教学目标,被其羁绊。刻意追求多媒体运用乃至网络直播效果而带来的课件泛滥、盲目、过度地使用,一味追求标准化评价测量数据的精细合规,会侵占学生想像的空间,减少学生主体思维的主动性,从而背离网络教学的根本目标。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教学形式因能够实现面对面交流和督导,能使知识讲解系统化,更具直观性等优势,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强大生命力,因此线上线下两类教学形式也必然会互为补充,同时存在。在现阶段,“实施互联网教学绝不是对传统的教学形式的完全否定,它们是相互补充、取长补短的关系。”[8]网络教育与传统教育相互渗透、相互借鉴,扬长避短,融合发展应是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的有效途径。

  参考文献

  [1] 张磊,徐继存.数字化时代教学变革的问题与思考[J].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03)77-85.
  [2] 张庆頔.“高校课程网络平台”CMS的开发[J].环渤海经济了望,2020,(01):198-199.
  [3] 魏顺平,程罡,王丽娜,等.数据驱动的在线课程实施过程评价指标体系构建研究[J].开放学习研究,2016,(02):42-47.
  [4] 徐苑苑.云计算环境下的开放课程应用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3.
  [5] 教育部.疫情防控期间做好高校在线教学组织与管理工作[EB/OL].(2020-02-05).[2020-02-20].http://www.edu.cn.cslg.naihes.cn/info/zt/fk/202002/t20200205_1708515.shtml.
  [6] 王永明,徐继存.论在线课程教学系统的建构[J].中国电化教育,2018,(03)66-73.
  [7] 嵩天.以在线开放课程为引领的大学课程改革新模式[J].中国大学教学,2019,(11)13-17.
  [8] 胡楠,曲艳红.“互联网+”背景下的高校网络教育发展与变革[J].新媒体应用,2019,(36):102-104.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