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教育教学论文 > 美国中小学生创客教育的特色及其启迪

美国中小学生创客教育的特色及其启迪

时间:2019-10-14 10:05作者:张志新 韩浩文 刘静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美国中小学生创客教育的特色及其启迪的文章,我国一些地区正在实行中高考改革试点,考生取得笔试成绩后,还需要接受面试才能被录取。在面试环节,就可以将学生的创客作品、创客经历等作为一项重要参考。

  摘    要: 为借鉴国外成功经验进一步促进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健康发展,通过文献梳理和案例研究对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资金来源、理念基础、教育目的、教育对象、课程体系等六个维度进行了较系统的分析。研究发现: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资金来源多样化,理念来源具有深厚的社会基础,教育目的与以往教育法案相互呼应,教育对象面向所有学生,但无意识地忽视了女生的地位及发展,课程体系中课程目标关注日常创造力的培养,课程评价集中在对学生的评价。结合我国实际,建议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应建立多渠道的资金来源体系,厘清创客教育的本质特征,教育目的应强调个人本位和社会本位的统一,课程体系方面应建立分层级的课程目标并建立关于创客教师、创客学生、创客课程等的专业评价标准。

  关键词: 创客教育; 课程体系; 基础教育; 美国;

  Abstract: The United States is the earliest country to build the maker space and introduce them into basic education. Through literature analysis and case analysis, it is found that the sources of funds for maker education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e diversified, and the sources of maker’s concept have a profound social foundation. The purpose of education corresponds to the previous education laws. The object of education is for all students, but the status and development of girls is unconsciously neglected. In the curriculum system, the curriculum objectives focus on the cultivation of daily creativity, and the curriculum evaluation is mainly student evaluation. In view of this, our country's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maker education should establish a multi-channel source system of funds, clarify the essence characteristics of maker education, emphasize the unity of individual-based and social-based education objectives, establish hierarchical curriculum objectives, and establish professional evaluation standards for maker teachers, students and courses.

  Keyword: maker education; curriculum system; elementary education; America;

  信息革命在给人类带来便捷和效率的同时,也倒逼着各国基础教育阶段的课程变革。以美国为例,2014年5月美国启动“创客教育计划”(Maker Education Initiative,MEI),并将6月18日设为“国家创客日”[1];2016年,美国1000多所中小学签订了《创客承诺》(Maker Promise)[2],通过与STEM教育融合、自设创客课程、开设创客项目等途径,致力于实现基础教育与创客教育的融合,以适应新一代信息革命带来的人才培养模式的转变。

  2013年以来,我国陆续引入美国创客空间的搭建方案,探索创客教育的培养模式。政府在2015年印发《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强调“推进众创空间的建设,探索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以深圳市为代表的一些地方城市也已经出台创客课程建设指南,搭建系统的创客课程体系。但目前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面临着资金支持不到位,教育目的和课程目标含糊不清,创客师资队伍建设专业化程度不够和评价标准缺失等系列问题。

  在此背景下,本研究以美国创客运动、创客空间和创客教育的历史数据为基础,依据教育学原理理论视角,从美国创客教育资金来源、理念基础、教育目的、教育对象、课程体系和不足等六个维度分析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特点,为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发展提供借鉴。
 

美国中小学生创客教育的特色及其启迪
 

  一、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特点

  (一)资金来源

  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资金来源多样化,得到了联邦政府、相关企业、高校和学生家长的支持。例如:2009年至2012年间,美国联邦政府启动了“竞争卓越”“为创新而教”“尊重项目”等多个支持项目,为创客和STEM提供了103.1亿美元的资金和实物支持;2014年6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有11个政府部门每年投入25亿美元用于支持创客研究与实践[3,4,5];由全美1400多所K-12学校联合签署的《创客承诺》中提到,给予K-12学校的资金支持来自慈善机构、社会组织或私营企业等[3];而马里兰州开展的面向女孩的编程项目“The How Girls Code Program”则由高校、企业和学生家长共同资助创建[4];美国图书馆创客空间经费大部分来自基金会和使用者[6]。

  (二)理念基础

  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教育理念主要继承和发展了“做中学”、基于项目的学习、体验学习等理念[7]。这些都是20世纪以来美国基础教育改革过程中被美国大众所熟知或接受的理念,具有深厚的社会基础[8]。

  1.做中学

  创客教育的核心理念在于“学做创”,这是对实用主义教育家杜威所提倡的“做中学,即学生要亲身参与到学习活动中以建构自己知识体系”的教育理念的继承与发展。杜威强调“教育即经验的改组与改造,教学做合一”[9],认为学生亲身去体验,去参与活动,才能记得牢,学得快。例如,美国Intel Engage公司开发的教材秉承了“学做创”的理念,将创客活动分为理解设计、原型制作和最终报告等六个环节”,这种理念既继承了“做中学”的基本框架,又强调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和产品制作能力[10]。

  2.基于项目的学习

  建构主义认为学生的认知结构是由自身已有的文化背景和经验与社会环境交互作用形成的[11]。基于项目的学习的理念缘起于建构主义。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活动基本都是项目式的,这与基于项目的学习的理念和流程基本一致(流程包括:教师提出问题或主题;学生分组和分析问题;教师指导;学生设计方案或产品;分享与评估)[12],更脱离不开建构主义的理论渊源。

  3.体验学习

  体验学习强调体验的过程,关注体验后的深度反思和改进。例如,美国着名的创客学校“Thinkering school”特别强调体验学习,让学生亲自操作各种木工工具,以做出自己想要的实物。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通过图书馆创客空间、博物馆创客空间等,搭建通往现实世界与书本世界之间的桥梁,让学生在体验中感受创造的乐趣。

  (三)教育目的

  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目的坚持个人本位价值取向和社会本位价值取向的统一,并与以往教育法案相互呼应。

  在个人本位价值取向层面:一方面,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强调全人发展(包含学科知识、创新与创造、自我认知、合作、有效沟通和有责任感六个基本要素),比较关注学生的知识、元认知和品德的发展[13]。另一方面,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对创新人才的理解更偏向创造能力的培养,即造物能力和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美国k-12阶段的学生,可以通过图书馆创客空间和学校创客活动参与一系列项目把自己的想法转换为实际产品。学生通过直接的实践活动不仅可以加深自身对知识的理解,还能在“学做创”相结合的过程中提高自己的动手能力。

  在社会本位价值取向层面: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回应了自1958年《国防教育法》实施之后便开始的一系列基础教育改革和课程改革所提出的教育目的取向,即培养天才、培养技术人才和创造型人才,为美国的建设和繁荣作贡献。

  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起源于民间的造物活动,其目的在于激发每个人身上的潜力和创造活力,体现了对个人个性的尊重;但是美国联邦政府所提倡的创客教育,着眼点在于挖掘创客教育对美国社会建设的价值。因此,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目的体现了个人取向和社会取向的结合。

  (四)教育对象

  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强调所有学生的参与,但主体却是男生;且目前也在努力搭建适合女生学习的特色创客项目。奥巴马政府倡议“让每一个学生都成为创客,让每一个国民都具有想象力”。例如,阿尔伯马尔县( Albermarle County)的创客教育面向4~12岁的所有学生,包括郊区和贫困农村地区[10]。创客项目和创客活动的主题与内容大多来源于理工科领域,典型的课程包括Scratch1编程等,产品也多以机器人等为代表。从心理学角度看,男性和女性的生理基础不同,男生的数理逻辑能力、空间思维能力和工科思维能力相对优于女生;中小学阶段的男生更容易学习并理解工科知识及信息技术,能更快地创作出作品。当学生有了自己的作品,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并分享自己的成果,会得到更多的心理满足,这种内在的高层次的需要会刺激学生进行新一轮的创造。长此以往,参加中小学创客教育的男生远多于女生,从而将会产生新的教育失衡并造成女生参与创客教育障碍。但是近几年来,美国一些中小学积极响应“创客行动倡议”中提出的“让每一个美国人都成为创客”的前景目标,努力将女生纳入到创客教育中。例如,上文中提到的马里兰州开展的专门面向女孩的特色编程项目就是对这种前景目标的回应。

  (五)课程体系

  1.课程目标

  在道格·约翰逊(Dough Johnson)看来,创造力分为超级创造力(大C)和日常创造力(小c)两类[15]。超级创造力是那些创造力丰富、创造的东西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具备的创造能力,例如艺术创作领域的毕加索、“猫王”,自然科学领域的爱因斯坦、牛顿、爱迪生等;日常创造力是指每个人都可以呈现的解决问题的能力。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课程目标更着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和动手操作的日常创造力,并以此带动学生解决问题能力和想象力的提高,从而实现学生由日常创造力到超级创造力的发展。

  2.课程形式

  课程形式主要分为显性和隐性两种。

  显性课程是以直接的、明显的方式呈现的课程,具有计划性、主动性和直接可见性等特点。创客教材是直接可见的创客课程用书,可反映出创客显性课程的特点。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课程门类以工程类、信息技术类为主,但已日趋多样化;创客教材的使用对象明晰,活动说明详细且规范,注重创设情境。例如,美国中小学通用的创客教材是《基于创造的学习:课堂中的制作、修补与操控》(Invent To Learn: Making, Tinkering, and Engineering in the Classroom),强调在课堂制作的过程中普及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美国中小学既有专门针对日常课程和夏令营的教材,还有专门为创客教育者提供的创客空间搭建说明用书,例如杰基·格尔斯坦(Jackie·Gerstein)就曾描述过美国中小学实施的创客与口述史结合的课程案例。美国中小学通用的创客教材还提供了创客课程的开发设计过程和创客资源的查询方式等,这类教材不只是工程和科学知识的呈现体,还是创客学习活动指导手册和认知工具[16]。美国中小学夏令营最常用的创客教材《设计与探索》(Design and Discovery),以工程学的理论知识为基础,强调培养学生的工程设计能力,规定使用对象是11-15岁的学生;它根据预期的创造力培养目标将教材划分为知识基础、创意准备、实物制作和分享感受等6个循序渐进的模块;并提出8种师生互动活动流程,包括“调查研究活动、课堂观察活动”,“小组讨论活动、实验探究活动、动手实践活动”,“交流展示活动”等;它以项目探究的模式构建有意思的情境,让学生体验创造的过程[19]。

  隐性课程涵盖观念性隐性课程、心理性隐性课程等[17]。美国的一部分研究者和教师,无意识或有意识地指出或利用了创客教育隐性课程的作用。在观念性隐性课程方面,杰基·格尔斯坦等指出创客教育的特点是“专注于创造和学习过程,在过程中包含着失败、成功、冒险与不确定性”[16];另一些美国学者则提出教师应当转变传统观念,成为学生学习的合作者与指导者,减少描述性和竞争性的任务驱动,这样有利于学生从过于功利性的目标和顺从教师权威的价值观念中解放出来。在心理性隐性课程应用方面,加利福尼亚州梅多(Meadow)小学梅利莎(Melissa)老师发起的“棉花糖挑战”创客活动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在这项创客活动中,教师要求学生用胶带、绳子、没有煮过的面条和一个棉花糖在很短的时间内搭建一个“塔”,并保持其稳定不坍塌。学生为了得到教师的奖励快速地搭建了一个塔,但是很快就塌了,教师却没有指责学生或是直接告诉学生原因,而是放慢课程进度,和学生一起探究搭建失败的原因。在之后的实验中,尽管有的学生依旧失败了,但是教师仍然鼓励那些学生进行探究和尝试。这项创客活动隐含着挫折教育,培养了学生不畏失败的精神和独立思考的能力[18]。

  3.课程实施

  (1)师资队伍

  在创客教师研究和职业工作任务描述方面,美国一些学者已经有意识地界定了创客教师的角色。美国设计协会(Agency by Design,简称AbD)研究团队通过对创客教育一线工作者进行访谈发现,创客教师的角色具有双重性,既是教育者,又是创客[19]。杰基·格尔斯坦总结了创客教师的角色,如下图[16]:

  图1 创客教师角色
图1 创客教师角色

  在创客教师培训与培养方面,一些中小学还建立了有特色的嵌入式创客教师专业发展模式。以弗吉尼亚州阿尔伯马尔县的26所公立学校为例,这些学校先选出本地区最优秀的创客教师,然后请他们担任教练员为各科一线教师提供教学指导与帮助。这样的嵌入式创客教师专业发展模式大致过程可分为四个阶段:酝酿期、计划期、实施期、反思期。在酝酿期,教师与教练员进行交流和讨论,教练员帮助教师界定创客教育的相关概念、目标,并与教师一起梳理其创客想法和课程思路,确定课程计划;在计划期,教师和教练员一起根据现有的创客资源和创客工具设计创客活动课程,并分析其可行性;在实施期,教师实践创客课程,教练员观察其课程,或者,教练员先开设自己设计的创客课程,为教师提供示范;在反思阶段,教师和教练员共同反思自己授课过程中的优缺点,并总结经验,为下次课提供经验教训。这种创客教师专业发展模式的最大特点在于给予一线教师的指导和帮助不是暂时的,而是教练员与各科教师相互合作、相互学习和共同发展的长期过程[14]。

  (2)创客空间

  美国中小学的创客空间类型多样,设备材料来源渠道丰富,在运行过程中强调对学生的保护和设备的防护与保养。

  在类型上,主要有图书馆创客空间、校园创客空间、校企联合创客空间。其中,校园创客空间主要分为企业或政府支持建设的独立创客空间和学校利用原来教室自主改造的创客空间;校企联合创客空间既有儿童社区等组织支持的社区创客空间,也有政府和私人企业支持的创客空间。

  在设备材料采购方面,得到多方支持。美国国税局规定,如果创办创客空间属于非营业性组织,就可以得到捐赠和折扣的设备,并且不需要缴税;一些学者设计了创客空间联络表供中小学参考,当创客空间需要设备和材料时,可以通过填写表格向厂商的业务代表寻求赞助或折扣。

  在运行过程中,强调对学生的保护和设备的防护与保养。例如,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科学中学附属能源系统实验室的负责人亚当·肯普(Adam Kemp)指出,安全措施是设计与配置创客空间时首先要考虑的因素。他还设计了一系列安全测试试题,并提供了创客空间设备与工具的使用和养护方法。亚当·肯普认为,当学生走进一个新的创客空间时,无论他之前参加过多少次创客活动,都应当完成针对此创客空间设计的安全测试题目,例如“安全眼镜与护目镜是否可以提供同样的防护”等;通过这些测试不仅可以筛选出需要安全指导的学生,还可以保障学生安全以及设备的使用寿命[20]。

  (3)创客项目

  美国中小学的创客项目有较明确的设计原则和标准供参考。例如,马丁尼兹(Sylvia Libow Martinez)等提出了创客项目主题设计的8个原则,包括“课题的切身性”“互动与合作”“有一定的强度和挑战”“具有多维关联性”“目的性和相关性”等[21]。道格·约翰逊(Dough Johnson)则提出应当制定一个标准,帮助确定哪些项目更可能是由学生独立完成,而不需要家长代劳。他通过两大案例“掌握数学的形状”和“民权运动的口述历史”建立了让学生感兴趣并能独立完成的创客项目标准,包括“具有十分明确的目标和期望值”“为学生提供多种选择”等[15]。

  4.课程评价

  课程评价包括对学生的评价、对课程本身的评价和对教师的评价。目前美国基础教育阶段的创客教育课程评价主要集中在对学生的评价方面,本文总结了美国四个典型的创客教育评价案例[22,23,24,25],如表1所示:

  表1 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学生评价分析表
表1 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学生评价分析表

  对比上述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课程评价案例可以看出:从评价主体看,教师是评价方式的设计者,但同时也允许学生参与到评价过程中来;从评价类型看,这四个案例都注重形成性评价;从评价维度看,强调学生在创客活动中每一阶段的感受,除了关注学生获得的知识之外,也关注学生在活动中获得的动手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反思能力等;从评价工具看,广泛使用评价量规这类工具。

  综上,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评价更强调发展本位论,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而不是分数的高低。

  (六) 创客教育的不足

  从创客教育的对象分布来看,男生在创客项目中占据人数绝对优势,长此以往,会无意识地忽视女生的地位及发展。从创客教育课程目标来看,目前美国中小学的创客教育缺乏根据学生年龄特点建立的差异性课程目标体系;从创客教育课程内容来看,多以工程、信息技术等理工科知识和技能为主,其他学科的内容缺乏;从创客教育课程评价体系来看,重视对学生的评价,而关于创客教师和创客课程本身的评价还没有建立标准、完整的评价体系。

  二、对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启示

  (一)资金来源

  我国中小学应当建立政府支持、社会参与、家庭赞助、学校自主寻找资金等多渠道的资金来源体系。相关调查显示[26],我国中小学目前建设创客空间的经费来源主要是学校及教师个人的自筹经费,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支持力度还有待加强。因此,首先,政府应设立中小学创客教育专项资金。认真研讨与划分创客空间搭建、创客师资培养、创客项目维持、创客作品奖励等环节所需的最低资金标准,设立资金申报专项;同时政府可以依据经济发展水平免除一些资助中小学开展创客教育的企业的税收,鼓励校企联合的创客教育模式的开展。其次,企业要与中小学合作开设创客空间,这不仅有利于帮助企业树立良好形象,同时也可以利用学校创客空间为公司亟待解决的技术难题提供多方智慧支持。如,2014年中美青年创客大赛上,一组成员独创性地采用了双二维码加密识别算法开发出了一款二维码锁,这种锁随即被喜达屋酒店采用。企业还可以与一些职业高中进行项目合作,通过长期而系统的考察,遴选优秀毕业生进入本企业工作。再者,中小学应更加积极主动地向社会寻求支持,并建立自身的资金筹集体系,使创客资金来源多样化、系统化、专门化。这方面我国已经出现一些成功的探索案例,如北京四中的 “造桥课”,课程内容及教学由一位物理教师负责,实验室由学校提供,实验材料则由参加创客的学生自行购买。

  (二)教育理念

  美国中小学的创客教育不是凭空产生的新事物,它的理念基础植根于美国实用主义代表人物杜威的“做中学”、基于项目的学习和体验学习等。这些教育理念一方面切合创客教育的本质,另一方面有自身的历史渊源和一定的社会认可度,这也是创客教育被美国中小学广泛接受的原因。然而,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相对缺乏这些土壤,教师们对这些理念认识模糊[27]。因此他们对我国创客教育是要借鉴国外创客教育的核心理念还是活动模式犹豫不定;一些校长和教师甚至认为开展创客就是购买先进的设备用以提高教学技术的先进性,结果盲目跟风,装备了大量仪器设备却未发挥其应有的作用,造成了严重的教育资源浪费。

  因此,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研究者应当保持教育理性,认真厘清“做中学”、基于项目的学习和体验学习的本质特征,并仔细梳理创客教育的起源、核心思想、项目模式,正确认识创客教育的功能作用,然后在教育管理者的支持下对创客教师进行系统的教育与培训。

  另外,创客教育也应当从我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如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思想和陈鹤琴“活教育”理念,来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创客教育理念体系。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思想认为“‘教学做’是一件事,不是三件事,‘做’是教学的中心,也是教育的中心”,这和创客教育“学做创”的理念不谋而合,应该成为我国创客教育的基本理念之一。陈鹤琴的“活教育”理念认为“大自然就是教材,就是学校”。这启发我们,广大农村地区虽然资金、设备等教育资源有限,但却具备相对独特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优势,仍旧可以开展有特色的创客教育。因此,“活教育”也应该成为我们开展中小学创客教育的重要理念。

  (三)教育目的

  教育目的的价值取向可以分为个人本位取向和社会本位取向两方面,我国的教育目的坚持个人本位取向与社会本位取向的统一。然而,我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开展主要是自下而上的,一部分教师和家长参与创客的初心是基于学生的兴趣发展其创造力等,但也有一部分学校和家长将创客活动和学生工具化,只关注创客带来的名次和荣誉[28];忽视创客教育的个体功能和社会功能。这要求创客教育举办者在进行创客教育时,要有意识地关注创客教育的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将二者有机结合起来,避免创客教育的工具化陷阱。

  关于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一方面,应和我国现行的以创新为核心的素质教育相结合,培养具有创造性思维、创造性意识和创造性能力的人才。我们培养的人才不应仅仅会制作产品,更应懂得并认同创新的重要性,对创造保持长久的向往。另一方面,也应当注重全人的培养,尤其要重视对学生的挫折教育,对于那些经历失败的学生要给予持续的关注和支持。关于为谁培养人的问题,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创客教育的目的,把握新时代的社会客观条件,强调教育对促进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外延功能。

  (四)教育对象

  我中小学创客教育要努力实现覆盖所有学生群体,尤其要重视保护女生和农村学生接受创客教育的权利。

  据调查[26],我国中小学参与创客教育的学生中,女生数占比20%以下的学校多达46.05%。这就要求我们重新审视女生在创客教育中的地位及发展权利。应深入研究和准确把握女生的学习动机、心理发展、智力水平等特点,以便在设置创客教育目标时能用平等的眼光看待男女生创客的预期实现程度,在选择创客教育内容时能考虑女生的兴趣和特长。例如,刺绣、剪纸、古建筑等具有中国特色且更易为女生所接受的内容就可以纳入创客教育课程中。

  其次,由于我国城乡教育水平差异较明显,相应地,城市和农村中小学参与创客教育的学生数量也存在明显的差异。这就要求我们在处理城乡地区中小学创客教育关系时,应以国家颁布的农村扶持政策为基础,大力扶持农村地区的创客教育发展。具体来说,我们可以利用城市的丰富教育资源,搭建基于图书馆、教室的创客空间,在为城市中小学生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也在假期期间为农村学生提供服务。我们还可以利用政策支持为农村引进创客项目,并合理利用乡村的自然资源开展满足农村中小学生需要的特色创客活动。

  (五)课程体系

  1.课程目标

  目前,我国各省市都陆续发布了相关的创客课程建设指导方案,但是国家并没有统一的政策性文件规定创客教育的课程目标。例如深圳市出台了《深圳市中小学创客教育课程建设指南》和《深圳市中小学创客教育实践室建设指南(试行)的通知》,确定创客教育的总目标是“传承工匠精神、习练创客能力、启蒙产业知识”,并依据布鲁姆的目标体系,从产业知识、创客能力、工匠精神三方面为小学、初中、高中三个阶段制定了系统化的创客教育课程目标[29]。

  我国中小学创客课程目标的制定应充分发挥行政、学术、一线教师三方的力量。政府应领导地方制定统一的创客课程总目标,积极发挥政策引导作用,使中小学创客教育课程目标专业化、层次化并相互衔接;专家学者应采取跨学科研究方法,将心理学和教育学的相关原理相结合,为课程目标的制定提供专业参考;中小学教师一方面应积极参与创客教育学术团体研讨会,反映现实中小学创客课程目标制定现状,另一方面应依据国家或地方制定的课程总目标,制定具体的课程目标、单元目标等,并在教学中真正落实。

  2.课程形式

  从显性课程角度看,目前,我国中小学的创客教育教材多为自编教材,质量难以保证。对大部分中小学教师来说,创客教材只是开展创客活动的简单说明书。因此,应由教育专家、一线教师合作开发出专门的标准的创客教育教材、创客空间搭建指南、创客教育评价标准等一系列成系统的教与学材料,并适当丰富其种类,确保可选性。

  从隐性课程角度看,创客教育在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勇于探究、承受失败等精神或能力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我国的创客教育应充分发挥这个优势。另外,尽管我国有学者指出创客教育要抛去功利性的目标,但我国中小学总体处于一种竞争的文化氛围中。大多数中小学开展创客课程都希望学生能在某项比赛上得到名次,给学生和学校争取相应的奖励。适当的竞争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但是过度的竞争是有违创客教育本义的。因此,在创客课程设计上,应避免过分强调功利性目标,适当融入挫折教育、关怀教育等,增强学生面对困境的危机处理能力,帮助学生学会关心他人。

  3.课程实施

  (1)师资队伍

  我国应厘清创客教师的职责,明确创客教师角色,制定相关标准,改善地方对创客教师认识不清或认识混乱的局面。当前,我国中小学的创客教育大部分是由原信息技术课教师、科学课教师、物理课教师组织开展的,教师来源五花八门,专业化程度不够[26]。首先,从学术角度看,我国高校应开设专门的创客教师课程,培养专业的创客师资。据了解,首都师范大学已经率先开设了STEM辅修课程为中小学输送专业的创客教师,北京师范大学则开始硕士层次的创客教师培养工作。这为我国创客教师的专业化培养奠定了重要基础。其次,从行政的角度看,国家应尝试建立并完善中小学创客教师资格制度。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创客教师资格认定制度,导致创客教师只能暂由信息技术教师或其他学科教师兼任。国家应尝试厘清创客教师、信息技术教师以及综合课程教师的角色和职责,并纳入到现有的中小学教师资格认定制度中;同时建立系统化的中小学创客教师职称评价制度,拓宽中小学创客教师专业成长空间。再者,从一线教师的角度看,我们可以借鉴美国中小学嵌入式的创客教师培养模式。第一,各地区可以从中小学选出经验丰富的创客教师,以他们为代表,建立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师徒模式或师友模式。中小学一线教师与大学学者相比,对教学实践有更敏感的认知,让一线教师群体间相互支持和服务,能减少教师的紧张感和陌生感,更容易形成实践共同体。第二,中小学可以外聘社会上一些优秀的创客专家和民间创客人士,组建属于自己的创客团队,以带动学校甚至整个地区创客教育的发展。第三,建立和完善创客教师奖励机制,给予创客教师相应的物质奖励。同时,还可以为创客教师的装备购买和资料获取建立专门的公共服务机构和平台,例如,建立专门的创客教育资源网站等。

  (2)创客空间

  我国中小学创客空间的代表有深圳的“柴火空间”、上海的“上海新车间”等。它们大多由学校自主创办或者是校企联合创办,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建设指南。因此国家有必要制定相关的建设指南,并合理划分创客空间的规模,设定不同的资助标准。另外,我国很多中小学创客空间存在安全隐患,如木工、金工、电工等工种的加工工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容易对学生造成潜在安全威胁。因此,我们应加大创客空间的安全监管力度,可以借鉴亚当·肯普提出的搭建指南,制定相关的安全条例、创客空间工具使用标准,并设置安全考核制度。

  (3)创客项目

  创客项目的主题设计是一项困难的事情,马丁尼兹的创客项目主题设计原则为我们提供了重要基础。另外,要想使创客项目对学生有意义并且不成为家长的负担,还需要一个帮助教师进行项目选择的评价标准,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道格·约翰逊提出的标准,并根据本校校情和学生特点加以改进。

  4.课程评价

  当前,我国应制定基础教育阶段创客教育关于教师、学生、课程等的专业评价标准体系,并可以在部分实行中高考改革的试点地区将学生的创客能力作为录取的重要参考。具体来说,第一,对学生的评价,评价的目的应当是人本性的、发展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应根据创客教育的不同形式,选择合适的评价方式,但总体上应注重过程性评价而非结果性评价。具体来说,可以让学生和家长参与评价规则的制定;可以采取不同的评价形式,除了传统的纸笔测验,还可以借助评价量规等对学生的作品、学习记录、学习反思等进行评价;中小学一线教师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评价维度,并注重对学生学习过程和情感、态度、价值观等维度的评价;对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应制定和采用不同的评价标准。第二,对教师的评价,可以建立教师自评、教师互评、学生评价、家长评价等多种评价方式相结合的机制。第三,对课程的评价,应当以课程目标为准绳,同时根据当地学生和学校的实际情况调整。另外,我国一些地区正在实行中高考改革试点,考生取得笔试成绩后,还需要接受面试才能被录取。在面试环节,就可以将学生的创客作品、创客经历等作为一项重要参考。例如,2017年清华大学率先采用“创客马拉松”的形式选拔人才,这为以自主招生方式将创客教育纳入制度化的人才选拔体系创造了新路径[26]。

  参考文献

  [1]邱连波.开展创客教育促进教育回归育人本源[J]. 民主, 2016(7):61.
  [2]韩芳,陈珊.美国K-12学校《创客承诺》的解读及启示[J].现代教育技术,2017,27(10):48-54.
  [3] President Obama launches “Educate to Innovate” Campaign for Excellence in Science, 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Stem)Education[EB/OL].(2016-04-18)[2019-04-10].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president-obama-launches-educate-innovate-campaign-excellence-science-technology-en.
  [4]乔凤天.中小学创客教育资源调研报告[M].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 40-41.
  [5] IMLS Award $249,999 to the Chicago Public Library Foundation To Create a MakerSpace[EB/OL].(201-5-08-17)[2019-04-10]. https://www.imls.gov/ils-award-249999-to-the-chicago-public-library-foundation-to-create-a-maker-space.aspx.
  [6]李卢一,郑燕林.中小学创客空间建设的路径分析——来自美国中小学实践的启示[J].中国电化教育,2016(6):58-64.
  [7]王志强,卓泽林.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现状、理念与挑战[J]. 比较教育研究,2016,38:27-31.
  [8] 贺国庆,朱文富.外国教育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9:244-512.
  [9] 杜威.民主主义与教育[M].王承绪,译.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86-89.
  [10]闫寒冰,单俊豪.美国创客教育教材分析——以“Design and Discovery”为例[J].中国电化教育,2017(5):40-46.
  [11] 陈琦,刘儒德.当代教育心理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187-195.
  [12] (美)索耶着,徐晓东等译.剑桥学习科学手册[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0:369-370.
  [13] Basnage, M. Making learning meaningful: 6priorities for whole learning[EB/OL].(2014-06-28)[2019-04-20]. https://www.teacht-hought.com/learning/6-priorities-whole-learning.
  [14]李茜茜,胡英芹.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实践及其特征——以阿尔伯马尔县公立学校为例[J].教育导刊,2017: 86-90.
  [15] [美]道格·约翰逊.从课堂开始的创客教育[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65-106.
  [16] Jackie Gerstein. Becoming a Maker Educator[J].Techniques,2016,(10):14-19.
  [17] 史晓红.课堂中的隐性课程[J]. 教育探索, 2003(3):28-30.
  [18]胡小勇,龙西仔,冯智慧.美国创客教育新进展:案例与趋势[J].教育信息技术,2016(06):3-6.
  [19]王志强,卓泽林.美国中小学创客教育的现状、理念与挑战[J].比较教育研究,2016(7):27-31.
  [20] 亚当·肯普.创客空间搭建指南[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6:4-26.
  [21] Martinez,S.&Stager,G. 8 elementsm of a good makerproject[EB/OL]. (2017-07-28)[2019-04-20].http:// www.weare-teachers.com/8-elements-of-a-good-maker-project/.
  [22] Yokana L.Sample rubric[EB/OL].(2017-07-28)[2019-04-20]. http://www.edutopia. org/pdfs/ blogs edutopia-Yokana-Maker-rubric.pdf.
  [23] Laura Fleming. Case study: School library makerspace[EB/OL]. (2015-03-10)[2019-03-10].https://littlebits.cc/case-study-school-library-makerspace.
  [24] Flores C. The role & rigor of self-assessment in makerEd examples[EB/OL]. (2015-01-16)[2019-04-25]. https://fablearn.stanford.edu/fellows/blog/role-rigor-self-assessment-makered-part-3-examples.
  [25]郑志高,张立国,尚国娟.美国创客教育教学评价案例的分析与启示[J].现代教育术,2016,26(12):12-17.
  [26] 钟柏昌.全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发展报告2018[M].江苏: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2018: 8-15.
  [27]彭介润,肖慧卉.创客教育区域推进的基本实践与路径探析——基于湖南省中小学创客教育专项调研的思考[J].当代教育论坛, 2019(2):88-97.
  [28]梁森山主编.中国创客教育蓝皮书(基础教育版)[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6:6-9.
  [29] 深圳市教育局.深圳市教育局关于印发深圳市中小学创客教育课程建设指南和深圳市中小学创客教育实践室建设指南(试行)的通知[ED/OL].(2017-03-28)[2019-04-25].http://www.sz.gov.cn/jyj/home/xxgk/flzy /t2gg2/201610/t20161017_4992773.htm.

  注释

  1Scratch是一款由麻省理工学院(MIT) 设计开发的少儿编程工具。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