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法律论文 > 罪犯危险性评估的方法、阶段及应用

罪犯危险性评估的方法、阶段及应用

时间:2021-11-11作者:马臣文 彭征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罪犯危险性评估的方法、阶段及应用的文章,罪犯危险性评估是监狱在行刑中运用专门的技术和方法,对罪犯存在的可能影响监狱秩序与稳定的行凶、脱逃、自杀等心理和行为以及其他危险倾向进行系统科学评估的工作过程。

  摘    要: 罪犯分类是现代监狱制度的基本内容,建立标准科学、体系合理、制度规范的现代罪犯分类制度是当下我国监狱工作深化发展的基本保证。本文通过梳理我国罪犯分类历史,简析我国监狱分类发展,尝试以罪犯危险性评估为核心对罪犯分类的理论和实践进行分析,以推进监狱事业的发展。

  关键词 :     罪犯;危险性;评估;动态;分类;

  我国监狱制度起始于夏,据《唐律疏议》记载:夏朝有一个掌管刑法的官吏叫皋陶,他造出了中国的第一座监狱,史称“皋陶造狱”。相关制度历经各代封建王朝,到唐朝时兴盛,其后各封建王朝一直沿用唐律。直到清朝,在刑罚体系中,仍沿袭笞、杖、徒、流、死五刑,并且继续实行凌迟、枭首、戮尸、缘坐、刺字等酷刑。清朝末年,一些有识之士“始倡改良司法监狱之议”。1902年,山西巡抚赵尔巽奏准各处通设罪犯习艺所,收押军流徒等罪犯入习艺所习艺,依罪行轻重,而定时间长短。1903年,将遣、军、流、徒改称为“收容所习艺”,这标志着中国近代的徒刑诞生。

  1901年,清政府颁布了中国第一部监狱法典草案《大清监狱律草案》。《草案》虽因辛亥革命未能颁行,但对近代中国罪犯分类制度产生了重大影响。《草案》注重罪犯的性质、年龄、罪质和个人特点等,同时要求对接收的罪犯必须“调查其身格及个人关系”,即调查罪犯的相貌、年龄、出生、职业、经历、性格以及社会关系等,从而确定罪犯行刑处遇的标准等。

  民国时期,北京政府于元年颁布了《暂行新刑律》,规定了自由刑分徒刑、拘役两种,皆采用劳役制。随后又陆续颁布了一些监狱法则,但这些对罪犯分类都比较粗放。

  1949年共和国成立后,中国监狱制度才真正走上了文明轨道。但是罪犯分类制度的推行仍处在低水平上,按照《劳改条例》规定,罪犯按不同类型进行关押。20世纪80年代,上海一些监狱开始对罪犯进行分押、分管、分教的试点。1989年,司法部在总结部分监狱分类工作的基础上,提出了对罪犯试行分押、分管、分教的实施意见,明确“横向分类、纵向分级、分级处遇、分类施教”的原则,与此同时还提出了纯度要求,从此全国大部分监狱按照暴力型、财产型和性犯罪型等实行罪犯分类。

  罪犯分类的核心是按照一定标准精确识别其人身危险程度,予以制度设计,对不同危险级别和危险程度的罪犯予以对应的处遇。因此,可以说,罪犯分类是监狱行刑的入口,危险性评估是罪犯分类的核心,没有危险性评估就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罪犯分类。遵循罪犯分类原则基础上的罪犯危险性评估完善,是我国罪犯分类制度提档升级的必然路径。

  一、罪犯危险性评估释义

  罪犯危险性评估是监狱在行刑中运用专门的技术和方法,对罪犯存在的可能影响监狱秩序与稳定的行凶、脱逃、自杀等心理和行为以及其他危险倾向进行系统科学评估的工作过程。从内涵上说,罪犯危险性评估是对罪犯可能存在的危及社会公共秩序(主要包括监管秩序)的心理、行为做出预判,对该危险性心理、行为的危害程度作出评估。

  罪犯危险性评估大致可分为狱内危险行为评估和再犯危险评估。狱内危险行为主要是罪犯对监狱安全、监管秩序和人身实施危害行为的可能性,再犯危险主要指出狱后重新犯罪的可能性。“狱内危险行为与再犯危险,对于一个特定的罪犯而言是同时存在的,是由诸多因子所决定的,反应了罪犯在社会化过程中走向犯罪的综合体验。”11

  狱内危险行为就是罪犯在狱内影响和危及监狱安全的行为。“狱内危险行为突出对罪犯狱内行为的预测与评价,重在监控。”11从根本上讲,凡是影响和危及监狱安全的言行都将作为危险评估的内容。罪犯狱内危险行为大致包括:脱逃、自杀、自残、伤害他人,监内暴力,聚众闹监,袭警,严重对抗管教,蓄意破坏生产设备、工具,故意促成安全生产事故,扰乱监内正常生活秩序等。罪犯狱内的不当行为是监管安全的最主要的危险源。对罪犯危险性评估的一个重要的动态变量是罪犯在狱内的不当行为,通过对罪犯不当行为的原因、发生机理、内在机制、表现样态、发生时机、发展方向等问题的评估和研判,可以有效地预测、识别和掌控罪犯,做好针对狱内危险行为的预警和预防。
 

罪犯危险性评估的方法、阶段及应用
 

  狱内对罪犯进行再犯危险评估,主要是通过对罪犯犯因性因素的筛查,依据影响犯因性因子的多少与严重程度来判断其再犯的可能性。“再次犯罪往往以原来的犯罪经历和刑罚体验为基础,是犯罪的一种更高级的形式,其复杂性、欺骗性和严重性更值得关注。”11

  二、罪犯危险性评估的方法

  罪犯危险评估的方法,大致经过了临床评估、统计预测、结构性临床判断和精算评估四大代际。在国内,对罪犯危险的认识和评估最初是以敌情分析、狱内侦查为平台,侧重于罪犯的现实危险性分析,聚焦于监管安全、改造秩序、狱内案件等。这些方法和手段多侧重于狱内危险行为预测性评估。对再犯风险的评估肇始于罪犯改造质量评估的研究。罪犯危险评估的方法手段无论如何进化,均离不开最基本的方法路径。

  1. 档案分析法。

  档案分析法主要是充分利用现有的档案资料,通过搜集整理、验证取舍、聚合分类、推论假设等步骤,取得相关性资料,为进一步全面系统准确地评估罪犯危险性奠定坚实的基础。运用档案分析法分两个层面,即罪犯个体危险性和罪犯群体危险性。就罪犯个体而言,通过档案分析能大致了解掌握罪犯的人口统计学资料,如年龄、文化程度、身体健康状况、婚姻状况和状态等。刑罚相关信息,如犯罪事实、犯罪类型,犯罪情节、烈度,认罪态度,在逮捕、预审、审判期间的改造表现,是否累犯惯犯等。罪犯心理的大致状况,如认知水平、情绪状态,行为特征、人格类型、犯罪心理归因等。就罪犯群体而言,通过档案资料可就某一类型的危险性行为进行必要的整理归纳,如年龄特征、心理特征、地域特征、时间特征、人际互动特征等。

  2. 结构性面谈法。

  结构性面谈法主要是通过设定的系列系统性问题与罪犯进行面对面地相互交流,侧重于搜集信息、验证设想、发现问题。相对于档案分析法具有明显的主动性和进攻性。结构性面谈的问题设定与面谈技巧是本评估方法的关键所在。问题设定侧重于围绕罪犯危险性这一核心评估标的,问题设定不宜过于细致僵化,应保持弹性,便于在面谈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适当调整。面谈的方法技术一般有封闭式面谈,开放式面谈,半封闭式面谈法。一般情况下搜集信息用开放式面谈,确认信息、验证假设判断多用封闭式面谈。结构性面谈不是一次性的,需经多次循环提升,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3. 行为观察法。

  行为观察法是指在一定时间内,评估主体在自然条件下或设定条件下通过感官或借助科学仪器,对在押罪犯观察、搜集相关情况资料的过程。一般而言,行为观察法相对直接具象,获取的信息资料较为可靠可取可信。行为观察法分为自然条件下的行为观察和设定条件下的行为观察,自然条件下的行为观察需要深入罪犯的劳动、生活、学习等改造现场,为使行为观察获取的信息连续系统,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罪犯行为的危险性以及危险性的具体呈现,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充分表现出来的。特定条件下的行为观察,是为了获取特定的信息或为验证罪犯某一行为、心理特征,设定专门的场景和情境,激发出罪犯的真实表现。无论何种条件下的行为观察,除充分注意罪犯的言语和行为,还要高度注意其非语言信息和人际互动特征,他们在不同时间段内、不同事件境况下的差异表现。

  4. 社会调查法。

  社会调查法是有目的、有计划、系统性地搜集罪犯社会现实状况和历史状况资料的方法。综合利用历史研究法、行为观察法以及结构性面谈法、问卷量表测试法等科学方法,对罪犯危险性进行有计划的周密系统的了解,并对调查搜集到的大量信息资料进行分析、综合、比较、归纳,借以确认罪犯是否有危险性、危险性的性质、程度等方面的研究。从推动现代监狱科学行刑的战略层面来看,更需要充分运用和发挥社会调查法在构建关键变量的测量量表中的重要作用。

  “违法犯罪行为最强有力的解释来自环境因素与个体因素的相互作用。”22对罪犯危险性的社会调查,突破了仅仅在监狱内进行评估的限制,在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下进行,这对于罪犯危险性评估不仅重要而且必须,特别是对再犯危险的评估确认,更需要进行广泛的社会调查。社会调查法所涉及的内容、范围、场域十分复杂宏阔,在对罪犯的危险性评估中,仅仅靠监狱内的资源往往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还需要引进借助社会资源。以监狱系统内的决策层、管理层和专家为主导,整合社会工作者、研究机构、高校资源等,进行专业性研究。坚持以“我”为主,整合社会资源。

  5. 工具测试法。

  对罪犯危险性评估需要专门工具,工具的有效性是基础和前提。国内外对罪犯危险性评估工具的开发进行了广泛深入持久的探索并不断升级换代,开发工具所处的文化背景、所依据的基本理论、所秉持的根本理念大相径庭。在对罪犯危险性评估的实际操作中,科学运用工具施测是关键,测试结果的运用是重点。所面对的是选择何种工具、如何运用工具、如何运用测试结果等问题。

  罪犯危险性评估的工具选择,目前尚没有公认权威的专门工具,信度效度较好、国内具有较强有效性的是江苏省监狱管理局开发的RW量表。由于此量表在2004年就开发出来,随着社会结构、押犯结构、时代背景等的变化,需要进行修订升级。工具运用的关键是标准化测量,体现在施测主体的专业化、施测环境的标准化、施测时间、施测过程、关系协调、数据统计、鉴定结论等方面的标准化。工具测量结果的运用主要表现为,对数据分析解读、以及根据这些分析做出鉴定结论报告,这是一个由定量到定性的过程。一般应遵循互动交流、综合考量、弹性动态等基本原则和思路。同时,要正确处理测试结果与分管警察对罪犯主观印象的冲突,正确处理与其他评估方法所得结论的差异和冲突。

  6. 综合诊断法。

  综合诊断法是在上述各项评估方法的基础上,依据搜集到的可靠可取可信的信息资料,用定量、定性相结合的方法,对罪犯危险性进行综合研判。综合诊断既是对所获信息资料的综合,也是对各种方法所得出结论的综合,还是对定性与定量的综合。在进行综合诊断的过程中,对各种信息、方法所呈现的相同、相似、相近方面进行总结和综合,关键在于对各种方法得出的不同结论、甚至是相反的结论进行综合。

  对信息和结论的差异性、冲突性和相悖性,可以从获取信息得出结论主体的认知水平、思维局限、情感偏差,从实施评估方法的科学性、有效性,从罪犯的掩饰性、欺骗性、差异性、以及罪犯所处环境的不良性,从评估工具的不完善性、滞后性等方面进行综合考量。综合诊断法一般要经过集体会商,充分发表意见,从不同的角度、不同思路、不同的理论侧面、不同的专业背景、不同的方法论进路进行综合诊断。通常情况下,综合诊断所得出的结论是最终结论。

  三、罪犯危险性评估的阶段

  对在押罪犯进行危险性评估是一个系统的闭环过程,应贯穿罪犯从入监到出监的全过程。罪犯危险性评估阶段可以设定为三个阶段:入监危险性评估、服刑中期危险性评估、出监危险性评估和即时危险性评估。

  1. 入监危险性评估。

  入监危险性评估的主要目标指向,是通过确定收押罪犯的危险类别和危险等级,进行分类关押。时间要在入监教育阶段完成,人员要全覆盖。从罪犯入监第一天开始,监狱警察就要对每一个新入监的罪犯进行行为观察,在入监的3个工作日内要进行个别谈话等,这些均应纳入罪犯危险性评估的范围。运用工具测试法评估,至少要在入监1个月后进行。一方面,新入监罪犯有一个心理和环境的适应过程,另一方面通过教育训练,克服其抵触、敌对和掩饰心理。综合诊断法评估一般放在阶段性教育训练结束后、分流前半个月的时间内进行。

  2. 中期危险性评估。

  中期危险性评估是监狱对罪犯在服刑期间进行的危险性评估。目标指向在于有效地进行教育管控。对在入监评估中确定的高度危险等级以上的罪犯,评估周期不低于半年,对于入监评估中确定为中度危险以下等级的罪犯,一般1年进行一次危险性评估。在现实操作中,为提高工作效率,充分利用监内资源,对罪犯的中期危险性评估可以结合罪犯改造质量评估,在半年和年度罪犯评审评改时进行。在中期评估中,必然出现危险类别和程度的不同变化,程度变化不大,类别发生变化的可以在原监区继续服刑;类别不变危险程度发生了变化,度量值超出原监区关押条件的,要及时进行监区调整,施以不同的监管和教育矫正措施。

  3. 出监危险性评估。

  出监危险性评估对象是即将刑满释放和拟提请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其目标指向是为安置帮教和社区矫正提出针对性的工作建议,侧重于再犯危险性评估。出监评估一般在罪犯刑满释放3个月前完成,拟提请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罪犯的出监危险性评估一般在提请前完成。对实际服刑期限不足6个月的罪犯,可以与入监危险性评估同时实施。对暴力恐怖罪犯和宗教极端主义罪犯,还要进行出监后的社会危险性评估。对惯犯、累犯、以及在入监评估、中期评估中危险等级较高,并没有较大改善罪犯的出监评估,有必要进行重点评估,综合利用各种评估方法,进行集体会商,得出相对准确的评估结论。

  4. 即时危险性评估。

  即时危险性评估是当监狱发现罪犯有脱逃、行凶、自杀等征兆,或出现对抗管教、患有重大疾病、遭遇家庭变故、受到处罚、遭到伤害、发现余罪等情形时开始的评估,它贯穿罪犯服刑的整个过程,但未必一定发生。它的目标指向为应急处置工作。罪犯一旦出现类似情形,应及时对其危险性评估和教育管控。考虑到事件发生的偶然性、随机性和突发性,即时危险性评估程序次可以不受限制,同时在评估过程中必须加强对评估主体的安全防范及对评估罪犯的教育管控。

  四、罪犯危险性评估的应用

  危险性评估是危险管理的前提,强化评估结果的应用是危险管理的有效途径。危险性评估结果必须在罪犯分流分押、分管分教及狱情研判等工作中得到充分应用,实现对罪犯危险的有效管理。

  1. 罪犯危险性评估结果作为罪犯分流分押的依据。

  极高危险等级的罪犯应分流至高度戒备监狱(监区)关押;高度危险等级和中度危险等级的罪犯根据需要分流至中度戒备等级以上的监狱(监区)关押;低度危险等级罪犯分流至低度戒备监狱(监区)关押,也可根据监管需要分流至各种不同戒备等级监狱(监区)关押;个别潜在高危险等级的罪犯,根据危险类别和管理的需要,在管控措施到位的情况下,可以分流至低一个戒备等级的监狱(监区)关押。

  2. 罪犯的管理控制应以危险评估为前提。

  监狱应根据罪犯危险评估结果确定的危险等级,对罪犯实行分级管理,制定相应的管控措施。危险等级越高的罪犯,管控措施要求越严。根据定期或专门危险评估结果,罪犯危险性出现变化的,要及时调整罪犯的服刑场所、劳动岗位和处遇,实现科学、安全、有序的流转。

  3. 罪犯的教育矫正应以危险评估为标准。

  应根据罪犯危险评估确定的危险等级和危险类别,制定相应的教育矫正措施,做到因人施教,消除或降低罪犯危险。在教育矫正措施实施一段时间后,要定期进行危险性评估,对每名罪犯每年至少评估1次,并根据评估结果不断调整和完善教育矫正措施,提高对罪犯教育矫治的效果,把罪犯危险性评估结果作为教育矫正罪犯是否有效的重要标准。

  4. 监狱的狱情研判应以危险评估为依托。

  监狱要以罪犯危险性评估结果为依托,根据极高危险等级、高度危险等级罪犯及各种危险类别罪犯人数的多少和变化情况,重点罪犯个体危险性变化的量化评估情况,结合传统的狱情信息分析,全面系统地对狱情进行分析研判,创新狱情分析模式,改变过去单纯依靠民警经验进行狱情研判的模式,提高狱情研判的科学性和准确性。

  注释

  1(2)(3)张庆斌着:《论罪犯评估》,载《中国监狱学刊》2016年第2期。
  2(1)宋行等编着:《循证矫正理论与实践》,化学工业出版社2013年10月版,第165页。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