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法律论文 > 网络刷单行为的法律规制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策略

网络刷单行为的法律规制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策略

时间:2021-09-07作者:殷思涵 沈思宇 毛富帅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网络刷单行为的法律规制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策略的文章,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从早期的恶意不兼容、强制跳转等演变为如今的“刷单炒信”、爬取用户个人数据、App唤醒策略不当等,原有手段演变得更加隐秘而难以被一般用户察觉的同时新型方法不断涌现,侵犯的消费者权益也更加

  摘    要: 大数据时代,不正当竞争行为随着技术变革表现出更加多样化和隐蔽化的趋势,对消费者权益的侵害也更加难以被察觉。我国目前的立法常常只能后知后觉地对经营者进行制裁,却无法妥当地保护消费者的权益,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至关重要。本文主要以刷单为例探讨帮助消费者在当前网络不正当竞争中维护自身权益的方向。

  关键词 :     网络不正当竞争;消费者权益保护;不纯粹消费者;

  一、当前国内网络不正当竞争现状

  网络技术持续发展进化,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为广大消费者带来无数便利的同时,也为种种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产生提供了营养。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从早期的恶意不兼容、强制跳转等演变为如今的“刷单炒信”、爬取用户个人数据、App唤醒策略不当等,原有手段演变得更加隐秘而难以被一般用户察觉的同时新型方法不断涌现,侵犯的消费者权益也更加边界模糊。

  二、网络刷单行为的概念及法律性质

  广义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以使用网络为构成要件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既有以网络为必要构成要件的,也有只是传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在网络上的延伸。

  狭义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2条的3项为代表的,通过技术手段进行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本文所称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广义上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

  1. 刷单行为的概念。

  “刷单炒信”指的是在网络交易中,经营者通过虚假交易行为,增加其网络店铺的销量、好评等商誉,使其在第三方平台被搜索时的排名上升,从而吸引更多潜在消费者,获取竞争优势的行为。这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是以网络为必要构成要件的。

  2. 刷单行为的法律性质。

  (1)经营者角度分析。经营者通过刷单获取销量、好评等利益,使其在网络平台的检索中结果靠前,获取网络购物的核心竞争优势,属于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虚假宣传情形。虚假宣传是指经营者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做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并且这种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是以网络为必要构成要件的,否则其所附带的评价体系和侵权都将不复存在;刷单行为也违反了经营者和第三方平台的服务协议,不符合正常的第三方购物平台的规定,属于违约行为;并且经营者和刷单团体、刷单个人之间构成虚假交易,可能构成非法经营、诈骗等犯罪,属于犯罪行为。由此可见,刷单行为从商家角度出发是一种违约行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且可能构成犯罪。
 

网络刷单行为的法律规制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策略
 

  (2)刷单人等团体以及不纯粹消费者角度分析。刷单人作为刷单行为的实行者,属于经营者进行刷单行为的帮助犯,帮助经营者完成虚假交易以达到提高销量、评价等目的。由于刷单人本身属于个人,而非经营该业务的社会组织,该刷单行为只能被评价为违法或犯罪行为。即使是刷单团体,该项刷单业务的开展明显不属于合法的经营范围,只能被评价为团伙犯罪或团体进行的违法行为。而刷单中介的性质类似于犯罪团体中的销售部门,负责和经营者对接,承接来自各类经营者的刷单业务,同时分包给实际进行刷单的个人或小团体,应当属于犯罪或违法行为的帮助犯。

  应当特别强调的是目前实际上助长经营者刷单行为的另一主体———一小部分消费者。消费者是指为生活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人。这部分消费者购买、使用商品确实符合或者部分符合为生活需要而购买、使用的特征,但他们并不对商品或服务本身给出应有的踏实、中肯的评价,而是为了小额红包或折扣给出虚假的好评或者不再申请售后,甚至通过恶意差评来向经营者索要好处。但其购买使用商品本身又并非单纯地、完全地出于索求好处等不正当的获利倾向,而确实包含了使用该商品的意图。原本应当乃至本已经给出了非好评的消费者,纯粹地出于红包等利益导向而非后续商品使用体验等理由修改评价,该行为与刷单性质类似,但并非纯粹的虚假交易,这种行为是否应当视为刷单需要谨慎对待。但可以肯定的是,对这种行为应当加以规制。

  (3)消费者角度分析。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具有知情权,相对应的经营者负有秉承诚实守信原则,告知商品相关情况的义务。在网络购物过程中,消费者仅能从经营者选择展示的商品相关文字、图片和视频中获取信息,做出是否购买和使用商品的决定,而刷单制造虚假评论的行为对消费者了解商品情况产生严重影响,侵犯其知情权和选择权。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讲,刷单行为毋庸置疑是一种侵权行为,并且该行为极其隐蔽,寻常消费者难以察觉其权益已经受到了损害。

  三、我国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规制

  1. 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该条款被视为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一般条款,确立了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构成要件。第十二条规定了狭义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表现形式。以这两个条款为代表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为调整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提供了法律依据。

  2.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制。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了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时享有的多项权利,包括安全权、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求偿权等九项。经营者在进行商业活动时不应当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在妨害其他经营者公平竞争的同时,最终损害的是每一个消费者的权利,《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了消费者在自身合法权利受到侵害时所能够采取的保护方式。

  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一、二条的规定,该法不仅意在保护经营者的权益,也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但我们检索“消费者”可以发现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其字样仅出现在第一条、第二条和第八条,而第八条仅是关于虚假宣传这一类不正当竞争行为,该法保护消费者权益存在较大弊端:其一,该法保护消费者权益更多在于宣誓,没有具体的法律规定和救济方式,《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仅规定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没有强调消费者的诉讼权利,消费者在此处缺失一定的诉权,即消费者很难仅仅依据该法进行维权和救济,实践操作难度大,成本也较高,消费者即使合法权益受损也不愿积极维权。其二,在司法实践当中,关于是否构成反不正当竞争的行为的判定,大多数以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是否受到侵害为依据,而淡化或很少关注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这一因素。意味着实践中消费者维护合法权益需要依赖相关经营者的权益是否受损以及受损程度等因素。其三,在大数据等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发生在网络当时,无论传统不正当竞争行为在网络上的延伸,或日渐频繁的新型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对科学技术鉴别的要求都越来越高,该法自然而然出现滞后,这也是我们需要研究网络中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原因之一。

  四、消费者权益保护路径研究

  以刷单为例,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日渐猖獗,严重侵害了经营者和第三方服务交易平台的合法利益,而且严重损害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等权益,严重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作为相对弱势一方的消费者一般很难仅通过自己的力量维权,只能主要依赖于社会救济和公力救济,并且需要社会一定的倾向性保护。笔者认为,消费者权益不可能仅依赖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的保护,关于消费者权益的救济途径可以在民事领域从以下角度进行思考:一是从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的买卖合同出发,消费者交易时由于经营者的虚假信用等信息而达成协议,考虑其是否为可撤销的法律行为,即消费者是否能以信用欺诈等为由撤销合同并主张其缔约过失责任;或消费者能否解除合同并主张经营者的违约责任。二是以刷单经营者等对消费者权益进行侵害的侵权角度进行分析,消费者主张经营者的侵权责任。三是通过社会救济,如第三方平台介入,调解协商等方式解决。

  1. 主张违约责任。

  第一,消费者能否基于意思表示瑕疵撤销合同,即这里的信用欺诈可不可以作为撤销的原因。传统的关于欺诈的认定,需要满足四个条件:一是欺诈方的故意,在信用欺诈中经营者为代表的刷单方有恶意侵害同业者和消费者相关权益的故意;二是欺诈行为,欺诈方客观上确实通过刷单等虚假行为来进行提高信用和排名;三是消费者因为该虚假的信用明显陷入认识错误,即误认为该经营者拥有相应的市场竞争力,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有相应的信用保障,值得选择,从而因此选购;四是消费者的购买和经营者的信用欺诈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刷单行为符合欺诈的四个条件,笔者认为消费者可以通过信用欺诈导致意思表示不真实撤销合同,并主张经营者的责任。

  第二,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签订买卖合同后,经营者提供虚假排名的商品是否为违约行为。笔者认为,消费者达成合同的意思表示包括信用排名等因素,消费者期待其获得的商品或服务在客观上应当对应其排名,该期待是蕴含在合同之中的默认,但炒信方的信用欺诈必然导致提供的商品或服务达不到消费者的期待,因此经营者的合同履行行为存在瑕疵。并且,一般情况下该瑕疵不可能得到补救,消费者只能选择让经营者承担违约责任,如退货、减少价款等。

  主张违约责任有其可行性,消费者可对比选择符合最大利益化的一种方式,当撤销权和解除权都掌握在消费者手中时该如何选择符合利益最大化,每个消费者的诉求不尽相同,但主要有退货退款、减少价款等,其根本在于填平损失,那么对比过错方承担缔约过失责任和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来看,违约方不仅承担直接损失还要承担相应的期待利益损失,所以选择违约这种方式可能更加能够保护消费者权益,并且在违约这个角度会有一定的惩罚性法定损害赔偿金的设置,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中规定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存在欺诈行为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增加赔偿额度为相关价款或服务费用的3倍。当然这一切的选择权在于消费者个体,视不同情况选择。

  第三,该角度的救济也存在一定问题,即当消费者使用一段时间商品或服务后才发现相关问题,关于赔付问题和具体金额问题的认定都很难有具体的标准。

  2. 主张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的角度实际上是作为不正当竞争行为侵害的最主要的救济途径,不正当竞争行为对消费者的侵害在本质上是一种侵权行为。刷单行为满足侵权的四个构成要件,即客观上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等精神性人格权利存在损害事实;刷单方实施相应的侵害行为,结果和损害直接具有因果关系以及炒信方存在过错,包含故意。根据《民法典》第1194条至第1197条,网络侵权责任是一种特殊的过错责任。经营者承担侵权责任的同时,如果平台也存在共同侵权,依然需要承担连带责任,从而明确了相应的责任主体。网络交易信用欺诈侵权法律关系的内容,是损害救济的权利与责任。责任主要包括损害赔偿责任和其他侵权责任。

  3. 非诉救济途径。

  消费者最高效的维权在于调解协商解决,进入诉讼消费者必然需要相当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但如果经营者配合,协商解决将最有利于消费者维护权益。可惜无论消费者自主和经营者沟通解决还是申请第三方平台介入都存在一定弊端。一是消费者自主和经营者沟通可能存在很大矛盾,不少经营者为了自身利益往往将消费者拒之门外。二是若平台主动介入,则平台的监测机制和评价标准都需要完善,如新型的较为隐蔽的刷单难以发现,反向刷单等对平台的反利用也导致平台处罚机制存在错误规制合法经营者的情形。同时如果刷单的大多数过程发生在平台以外,如微信群,则其很难被及时发现。非诉救济途径可以作为消费者在不正当竞争中维权的第一选择,在该选择不能有效维护的时候通过其他方式维权。

  有学者提出虚假消费者,其指的就是刷单人或团体,并主张刷单活动的帮凶没有资格享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的权利。进行虚假刷单的消费者以赚取刷单费为目的,不符合消费者为生活消费之宗旨,不能受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

  这一概念与本文提出的不纯粹消费者不同,两者的显着区别在于不纯粹消费者本质上是一个正常的消费者,不存在与经营者合谋的虚构交易情形。其购买商品主要还是为了生活需要,或至少在购买商品当时是为生活需要。只是其在商品交付后,在售后阶段,如实评价的意图被干扰。这一消费者群体的权益仍应当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虽然就这些消费者而言,他们的损失其实已经通过额外的“返现”进行了弥补,但这种风气并不良善,商品或服务本身与评价并不对应,这种方式更改而来的对商品或服务的好评,正面看是通过调节将对售后服务的好评转嫁于商品或服务;反面来看就是一种交易,以额外的红包来购买好评,与刷单无异。这一行为将对后续的其他消费者造成严重的误导,其行使选择权和知情权将严重受限。应当由法律法规对这种不良的习惯进行规制,明令禁止这种返现以及消费者敲诈等行为。如禁止通过返现、红包等名义要求更改评价,否则消费者举报并经查实后将对经营者罚款,并获得赏金。相应的,以差评威胁要求不合理利益的,可以删除该消费者做出的差评。

  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对消费者既存的侵害往往不能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直接有效的规制,只能防止后来消费者再次遭受损失,消法也很难弥补这些不正当竞争行为对消费者造成的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需要通过其他角度的方法进行维护。可以考虑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增设消费者的相关诉讼权利,但为了防止诉权在竞争法中被滥用,可以对诉讼方式进行一定的限制,以集体诉权的形式存在,通过团体的诉讼权利把《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一条和第二条的宣誓效力转换成实质效力即现实权利,一来有利于规制滥用权利,二来可以促进消费者们报团取暖,通过集体的力量进行维权,对弱势一方做出保护。从而应对新型网络社会的快速变化,为因法律滞后而蒙受侵害的消费者权益提供一个缓冲带。

  参考文献

  [1]李宛真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互联网刷单炒信行为的法律规制[J] .中国商论, 2019(14):242-244.
  [2]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课题组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认定应重视消费者权益因素[N].人民法院报, 2005-06-03.
  [3]杨立新,吴烨,杜泽夏网络交易信用欺诈行为及法律规制方法[J].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2016,31(01):1-19.
  [4]卢代富,林慰曾网络刷单及其法律责任[J]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7 ,29(05):26-33.
  [5]邹金纱.论互联网不正当竞争中的消费者权益保护[D].厦门:华侨大学, 2020.
  [6]刘继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不可承受之轻"一论- 般条款的缺失及 原则受限的改进[J]北京化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0(03):22-26+21.
  [7]谢兰芳.论互联网不正当竞争中消费者利益的保护[J].知识产权, 201511):82-90.
  [8]刘伟.互联网领域不正当竞争认定中的消费者利益保护[D]重庆: 西南政法大学, 2017.
  [9]朱晓强互联网不正当竞争中消费者权益的法律保护[J].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 2017,33(03):76-81.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