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法律论文 > 微信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件实务审判问题探究

微信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件实务审判问题探究

时间:2018-04-12 10:30作者:依依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微信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件实务审判问题探究的文章,文以浙江省2014年到2016年涉及微信公众平台的案件为样本,整理微信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件实务审判中的具体审判标准与侵权责任的认定方式, 提出一种优化的审判标准认定的方案。
  

  摘要:共享经济背景下, 新型产业依托现代网络技术打破了传统的法律界限, 给人们的生活与生产带来了极大的影响。鉴于微信公众平台引发诸多复杂且严重的民事侵权纠纷, 需要建立统一的审判标准和对自由裁量的规范引导。本文以浙江省2014年到2016年涉及微信公众平台的案件为样本, 通过对样本案件的比较与分析, 整理微信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件实务审判中的具体审判标准与侵权责任的认定方式, 并在此基础上梳理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现阶段审判工作的难点与不足, 最后提出一种优化的审判标准与侵权程度具体量化认定的方案。

  关键词:微信公众号; 审判标准; 程度量化;

  微信公众号对人们的生产、生活有重要的影响, 其负面影响包括对着作权、名誉权、肖像权等权利的侵犯。鉴于微信公众号“广泛而又厚重”的影响力, 我们不得不警惕公众号侵权行为, 尤其警惕此类侵权案件进入审判阶段后审判标准不统一、侵权程度认定严重失衡而带来的不公平与不公正。审判工作是责任分配的工作, 与利益相关者权利、义务休戚相关, 唯有进行统一而又适度的责任分配, 才能得到公众认可的公正。

  本文以浙江省2014年到2016年涉及微信公众平台的案件为样本, 通过对样本案件的比较与分析, 整理微信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件实务审判中的具体审判标准与侵权责任的认定方式, 并在此基础上梳理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现阶段审判工作的难点与不足。

  一、数据整理:以浙江省三年内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为研究样本

  作为全国法院公布裁判文书的统一平台,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对于研究我国法院审判现状具重要意义。截至2016年12月16日, 笔者分别以“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平台”为关键字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进行搜索, 共得213个结果。本文对搜索所得浙江省内213份裁判文书进行数据有效性筛选, 以“微信公众号侵权”为标准进行排查, 并删去两类案件。具体而言, 本文旨在研究侵权类案件, 而侵权类案件又属民事部门法范畴, 因此, 在上述213个结果中, 需除去行政案件和刑事案件30起, 此为其一;其二, 对于部分案件重复和无关联案件需要删除 (例如:管辖权异议裁定、公众号信息仅作为证据使用等等) , 最后确定将116起案件作为研究样本, 以此展开对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审判现状的探析。

  (一) 微信公众号侵权类型概述

  在样本案件中, 侵犯着作权案件达76起, 侵犯商标权案件2起, 侵犯名誉权案件32起, 侵犯肖像权案件4起, 侵犯姓名权案件2起。微信公众号对着作权和名誉权的侵犯为民事权利侵犯的重灾区。此类侵犯着作权案件基本以侵犯网络传播权 (着作权子权利) 案件为主;其次, 侵犯肖像权案件、侵犯姓名权案件占样本总数比例低, 且上述两类侵权案件极易产生“竞合”现象, 即一般情形下, 侵犯肖像权的案件往往同时存在侵犯姓名权的违法行为, 甚至部分案件存在同时侵犯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的现象。

  (二) 法院裁判要点罗列

  本文在样本案件的基础上, 抽取11个具代表性的案件, 并对代表性案件的案号、侵犯权利类型、赔偿损失标准 (考虑因素) 、侵权字数、判决内容进行罗列、归纳、总结。表1中“已删除”指的是在案件开庭前侵权方已在其微信公众平台上删除侵权文章。

  表1 责任认定标准与部分判决主文内容

  二、法院审判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所面临的困境

  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与其他民事侵权案件类似, 相较普通侵权案件而言, 有其特殊性, 即微信公众号侵权行为是一种“互联网+”模式的侵权行为, 借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实现对权利的侵害。因此, 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属新型案件。由于法律的滞后性与法官缺乏对新型案件的处置经验, 审判工作在实践过程中很有可能面临双重困境。

  (一) 责任认定标准未统一

  根据表1所示, 法院审判微信公众号侵权纠纷所采用的责任认定标准差异较大。以侵犯着作权 (网络传播权) 为例的部分案件的责任认定标准为类型、字数、发行时间、被告侵权情节、维权合理支出等, 例如 (2016) 浙0108民初03009号判决书;而部分案件的责任认定标准为涉案作品字数、被告主观过错、被告侵权行为性质、侵权持续时间等, 例如 (2016) 浙0106民初7123号判决书。类似情形同样出现在微信公公众号侵犯名誉权、姓名权的案件中。再以侵犯名誉权为例, 部分案件的责任认定标准为被告过错程度、侵权方式、行为、后果, 例如 (2015) 杭上民初字第01362号判决书;部分案件的责任认定标准为侵犯名誉权程度、范围与被告承受程度, 例如 (2015) 绍诸民初字第02827号判决书同类案件, 侵权权利类型相同, 然各地审判工作所采用的标准却完全不同。

  由于缺乏统一的责任认定标准, 审判进行责任认定时所采用的标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法官对相关法律原理、法律规范的认知与解释。对诸如微信公众号侵权纠纷这类新型案件, 法官在进行审判工作时所能发挥的主观随意性范围更大, 而这会间接对审判结果造成影响。审判进行责任认定时采取的标准不同, 会极大地增加法官的自由裁量权。适量的自由裁量权为法官审判所必需。然而, 过度的自由裁量权赋予可能导致法官权力滥用的局面。

  (二) 标准的量化问题

  责任认定方式与责任最后的确定有着紧密的联系。责任认定标准的问题属于司法裁判的认知与价值统一的问题, 而责任认定的具体量化则涉及技术性的问题。表1显示, 责任认定的具体量化处于自相矛盾的境地。如 (2016) 浙0106民初7123 (下文简称前起案件) 与 (2015) 杭西知民初字00724 (下文简称后起案件) 两起案件的案情极其相似, 两起案件的审判工作人员在判决书中也都明确责任认定标准包含侵权字数的要素。前起案件侵权字数约为2000字, 而后起案件侵权字数约为1800字。然而, 前起案件最终判决被告赔偿2600元, 而后起案件最终判决被告赔偿3500元。换言之, 在案情、责任认定标准等其他因素几乎完全一致的情况下, 后起案件侵权程度较轻 (侵权字数1800个) , 所受处罚却较重;前起案件侵权程度较重 (侵权字数2000个) , 所受处罚却较轻。这显然是一种自相矛盾的做法。纵观本文调研样本, 此类情况的案件并非少数。

  三、责任认定的标准与量化

  正如上文所述, 司法实践对于微信公众号侵权纠纷处置缺乏统一标准和标准量化的问题, 因此, 本文仅围绕责任认定的“标准”与“量化”提出对策。一方面, 笔者根据微信公众号新兴事物特性, 提出“量身打造”的标准, 以试图为“统一标准”带来启示;另一方面, 在笔者构思的标准基础上进行量化模型设计, 以形成具有实践性的对策。

  (一) 统一责任认定标准

  微信公众号作为自媒体一种具体形式, 具有自媒体的所有特征。在这些特征之中, 影响力作为最关键的因素贯穿于公众平台运营的始终。影响力决定了公众号常规的运营目的, 是公众号利润的结算根据, 还影响着公众号的“消息发送”与广告费收取, 几乎公众号涉及的所有内容都与“影响力”有着紧密的联系。以“公众号广告费”为例, 广告主为推销商品或服务, 会选择公众号投放广告。除去公众号本身地域范围、功能定位等方面的限制, 广告主势必会将公众号拥有的粉丝量 (广告所能辐射的群体与范围) 、图文消息推送所能带来的关注度 (阅读量) 与支持率 (点赞量) 考虑在内, 两者皆属于公众号“影响力”的范畴, 与此同时, 公众号运营商也普遍基于上述因素来划定广告费收取标准。

  纵观笔者调研的116起案例, 将影响力要素纳入责任认定标准的案例寥寥无几。绝大多数案件的责任认定标准包括涉案作品字数、作品类型、侵权持续时间、被告主观过错、被告侵权情节、维权合理支出、辐射范围等, 其所依据的标准几乎全部属于传统侵权案件责任认定的标准。由此可见, 以传统侵权案件责任认定标准认定微信公众号新型侵权案件存在一定的问题。因此, 我们有必要为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件的责任认定开辟新的视角, 为其“量身定制”一套影响力标准体系。我们不妨做如下的假设, 以进行一个简单的论证:

  一方面, 在116起调研案件中, 有的责任认定标准包括字数标准, 假设某篇侵权图文字数10000+, 根据字数标准要求, 责任人被认定从重判决, 但信息通过平台推送后, 实际仅1人阅读。从重的认定是否合理?

  另一方面, 在以作品类型为责任认定标准的案件中, 假设两起案件其他条件相同, 一起案件作品类型为美术作品侵权, 而另一起案件作品类型为摄影作品侵权, 那么到底哪一起案件的责任更重一些?

  其实, 当我们用上述假设的方式去论证116起调研案件中绝大多数责任认定标准时, 均可以不同程度地发现标准适用的问题。虽说具体的责任认定是综合考虑各项责任认定标准后的结果, 但是这样的认定方式依旧不能作为忽视“影响力”标准的理由, 或者说综合考虑的责任认定标准并没有切中要害。

  (二) 责任认定标准的量化模型

  明确责任认定标准后, 还存在一重标准量化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 责任认定标准统一, 仅能解决侵权案件的质性问题。具体而言, 统一的责任认定标准仅代表法官判案时所要考虑、所要参考的因素。这个因素具体对最后判决结果能产生多大影响, 则是量化所要解决的问题。法官可以利用“自由裁量”对案件做出公正、合理的裁判, 但过度的自由裁量权赋予仍旧存在权力滥用的风险。普通侵权案件很难解决量化问题。每个人的主观判断不同, 很难对侵权程度作出统一、具体甚至“数据化”的判定。但是, 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则完全不同。微信公众号是依托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产生的新型事物, 其本身具备的数据统计功能日渐完善, 这就为标准量化提供了技术支持。正如上文所述, 微信公众号侵权案件以“影响力”为主要标准进行判定。因此, 标准的量化即是基于“影响力为主要标准”的量化。

  影响力标准具体包括公众号的粉丝量、广告消息的阅读量以及点赞量等。粉丝量代表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侵权消息可能送达的最大群体数量和范围, 这一数据在公众号运营后台可直接查询;阅读量代表阅读侵权消息的具体人数, 反映侵权行为的具体侵权程度;点赞量代表阅读侵权消息群体对消息的支持率, 从侧面反映出侵权消息对阅读者个体的影响, 可作为量化判断的参考因素。阅读量与点赞量可以在公众号侵权消息的页面直接显示。

  以阅读量为核心, 辅以粉丝量与点赞量的比例, 此即责任认定标准的量化模型。具体而言, 当阅读量、粉丝量、点赞量越高时, 公众号所要承担的责任将越重;反之, 其对应的法律后果越轻。这是一般情形。除此之外, 还存在特殊情形, 包括:其一, 部分公众号民事侵权案例所对应的侵权消息阅读量高, 点赞量高, 而粉丝量不高;其二, 阅读量低, 点赞量低, 而粉丝量很高;其三, 阅读量高, 点赞量低, 粉丝量高。这类情形同样可以按照上文构建的量化模型, 即根据“以阅读量为核心, 辅以粉丝量与点赞量比例”进行综合判断, 予以解决, 并且可以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控制在基本适度的范围内。当然, 部分学者认为应当明确罪罚裁量, 最好的裁判规则可以实现如同“数学公式”般的运算方式, 以运算公式得出侵权人应得的具体惩罚。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并且在笔者的量化模型中同样可以实现。但是, 这样的“公式”需要进一步结合实证研究和统计学原理进行关联度运算, 笔者另文阐述。

  参考文献

  [1]杨美玲.“微作品”的着作权保护[J].上海政法学院学报, 2012 (3) .
  [2]张秀兰:国外网络隐私权保护的基本模式分析[J].图书馆学研究, 2005 (5) .
  [3]彭万林:民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2.
  [4]Dan Gillmor.We the Media[M].Sebastopol:O'Reilly Media, Inc.2006.
  [5]林宏坚、曾祥生:论网络名誉侵权案件中网络服务商的披露义务[J].法律适用, 2008 (12) .
  [6]刘瑞霓:关于网络名誉权的几个问题[J].科技与法律季刊, 2000 (4) .
  [7]刁生富:在虚拟与现实之间——论网络空间社会问题的道德控制[J].自然辩证法通讯, 2001 (6) .
  [8]胡彦涛:自媒体时代表达自由法律限制的论证方法[J].政治与法律, 2016 (3) .
  [9]华劼:网络时代的隐私权——兼论美国和欧盟网络隐私权保护规则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河北法学, 2008 (6) .
  [10]何悦:网络着作权侵权责任研究[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 2009.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 微信号:13701839868
    微信二维码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